老黑兀自在那里思索着什么,贺齐与同花顺却在旁边笑开了。

    “我靠,他妈妈的,原来我这么厉害,我怎么不觉得呢?”

    同花顺道“你个白痴,夸你两句你就上天了。”

    “切,我本来就猛嘛。”

    “是是是……”

    老黑忽然开口对贺齐道“你加入战队了吗?”

    贺齐立即郁闷的摇头。

    “来我们dna吧,相信在我们队里,你一定可以更厉害。”老黑发出了邀请,“开除了他,我们现在恰好少一个人参加联合会杯。”

    贺齐的嘴巴立即张得老大“这……”

    老黑奇怪的看着他“你不愿来?”

    贺齐立即摆手道“啊不不不,我不是不愿意来,是怕你们不要我,我是个菜鸟。”

    老黑道“谁说咱们dna里有菜鸟,就算有菜鸟也能变成高手的。”

    “真的?”贺齐道。

    同花顺在旁边捅了捅他,小声道“去啊,十三万呐!”

    “妈的,你真没出息。”贺齐暗骂。

    老黑道“这样吧,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你来学校的微机处2层h号报道?我在那里等你怎样?”

    贺齐呆在了原地,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他就这样加入了学校排名第五的dna战队?

    这是在做梦吧?

    同花顺却在旁边笑开了“十三万有希望了,真他爷爷的爽!”

    “那太好了,我一定要来。”贺齐一蹦老高。

    z大的校园里依旧热闹非凡,放学的路上永远是学子们谈笑风生的地方。

    张寒尽昂首挺胸的走在教学南楼通往教务大楼的路途上,她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散落在肩上,散在棉质的白色衬衫上,一袭灰色短裙更衬托出她身体完美的曲线。

    一路上,不少男生都偷偷的瞄着她那张令人想入非非的脸上看去,但一接触到她那凌厉的目光,全都无一例外的把脖子悄悄缩了回去,不敢再看。

    而此刻的张寒尽却是心思重重,她正思索着去纪录委员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那天在第三食堂教训那个毛头小子这样的事件,对z大纪录委员会来说她可算是犯了“滔天大罪”了。

    一说到z大的纪录委员会,z大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

    90年代,z大还是一所三流的学校,但到了2000年,z大由国内几家大集团公司注入了大量资金而开始了改革,改革后z大立即步入了定级大学的行列。

    穷则思变,变则思通。

    z大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成立纪录委员会,严整校风校纪。这个纪录委员会的成员由学校里各种各样不同的学生组成,这些学生都是百里挑一有着各类特长的学生,能文能武。如果一旦有人违纪肇事,纪录委员会就会严厉查处,轻者留校查看,重者不但开除学籍,而且还要处以罚金,情节恶劣者立即移交政府司法部门严肃处理,而相关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有在纪录委员会里任职的。

    这之中的处罚尤其是处以罚金为重,罚款的金额几乎等同法院的判决一般,这一条每一个学生的入学手续里都有相关合同,拒绝者不予办理入学手续。这看似一款霸王合同,实际上没有人不会鉴的,因为z大每年的毕业生都会得到学校的推荐进入社会各行各业的最好单位里去,诚然,这样的学校教学质量是非常高的。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入选纪录委员会的学生就等于获得了一份工作,因为入选者每月都会得到相应的助学补贴,这些补贴金额堪比很多外企的白领收入。

    所以为了能进入纪录委员会,z大的学生都特别勤奋努力,人人都期望入选,这也是z大优秀人才的高产原因。

    而这一届纪录委员会的会长就是韩婷。

    有关韩婷的故事,张寒尽已听得太多了。

    在众人的口中,韩婷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女,是每个男人心中梦中情人,家世也好,品学兼优,剑道高手,画家,广告代言人,会长……一大串耀眼的光环带在她的头上,这样的人想不声名远播都不行。

    但张寒尽却不这样认为。

    她不喜欢韩婷这样的人,太招摇,太自大。

    比如纪录委员会明明要找她的麻烦,居然还要她自己去“投案自首”,这个韩婷到底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自己把四名同学的肋骨打断,这样的事情换作普通的学生在z大恐怕是早就卷起铺盖走人了。

    不过她不是别人,她是张寒尽。诚然,应该去教务大楼解释一下。

    纪录委员会的办公室与老师们的办公室没有太大的区别,办公桌,沙发,茶几,椅子,饮水机,空调,布置很简单,但也看得出这个地方人们的做事作风来,快速而有效,干净而利落。

    此刻的办公室里只坐着一个模样不算十分漂亮的女生。

    “聪聪。”张寒尽惊讶道。

    在刑侦系里,聪聪与张雪莹都是张寒尽最要好的朋友。

    张寒尽由衷的喜欢这个来自华夏遥远西方的藏族女孩,她大方,率直,从不做作。

    女生抬起头,大方的笑道“董,你来了。”

    一看见是聪聪,张寒尽立即换上了冰冷的表情“聪聪,是不是韩婷让你在这里等我的。”

    聪聪笑道“聪明。”

    张寒尽皱了皱眉头,道“哼,架子倒是不小。”

    聪聪走上前,亲热的拍了拍张寒尽的肩膀道“别在意,婷姐只是有事来不了,所以让我在这儿等你。”

    这个女生大方得不似一个女生。

    张寒尽道“什么婷姐不婷姐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今天就要看看谁敢动我。”

    聪聪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她“呵呵,没事的,我们都调查了,你与英语系5班的贺齐那天在食堂的行为从理论上来讲属于学校里见义勇为,敢于与不公平现象做斗争的行为,这样的行为在学校里是值得所有同学学习的,只不过……”。

    “只不过怎样?”张寒尽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问道。

    聪聪笑道“只不过你们当时出手确实重了些,把那几个家伙的肋骨给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