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一卷 陌上公子行 章二三 家事国事(上)
    明媚的阳光洒进窗子,赵宁在夏荷的伺候下洗脸,抽空看了一眼窗外池塘里开得正好的荷花,耳听得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声,他的心情也变得很好。

    吃早饭的时候,赵宁让夏荷坐下一起吃,看她抱着包子又是一副小口啃皮的委屈模样,不禁感到好笑“你又吃饱了?”

    夏荷顿时脸一红,脑袋都要埋进衣领里去。作为赵宁的贴身丫鬟,她有些特权,譬如起得早可以自己先吃点东西。但每回都把自己撑得死死的,说出来还是丢人了些。

    进门的赵七月缓解了夏荷的尴尬,听说赵七月还没用饭,她果断放下包子起身,殷勤周到的为赵七月盛粥布菜。

    “行了,一共就几没几根咸萝卜,哪还需要你布菜,自己玩儿去吧。”赵宁摆摆手,解放了无地自容的夏荷,后者冲他露出一个含羞又不失礼貌的笑容,一溜烟儿就不见了踪影。

    赵七月吞了口云母粥撇嘴道“这丫鬟瞧着不怎么会照顾人,若是不贴心就换一个。”

    “还是挺贴心的。”赵宁本想说照顾人方面是差了些,忽然想起什么,脸上浮现出几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也挺会照顾人。”

    吃完早饭放下碗,赵七月道“昨夜朝廷来人了,是天子特使,快马加鞭来的,连夜提审了范钟鸣与北胡修行者。今日一早,祖父就跟着回了京城,让我们吃完早饭也立即回京。”

    “是天子特使,不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人?”

    赵宁怔了怔,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急。不过他并不担心什么,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怎样才能达到赵氏想要的局面,他跟赵玄极都仔细研讨过了。

    赵七月摇摇头“没有刑部和大理寺的人。看来这次的事,朝堂上有些不一样的说法,而陛下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才这样处理。”

    赵宁重生而来,对大齐皇帝宋治自然熟悉,在他看来,那是一个还算英明的君王,“本以为还能去雁门关,跟爹娘见上一面,没想到这就要走了。”

    赵七月奇怪的瞥了他一眼,“见了面,爹少不得要教训你,娘为了维护你,少不得又要教训爹一顿,事情发展到最后,无非是他俩吵吵闹闹,把你丢给我你不是向来厌烦这套?”

    赵宁摸了摸鼻子,事实的确是这样。

    赵氏上至赵玄极,下到赵七月,对赵宁都是亲爱有加,唯独赵北望对他这个自诩天赋异禀,成天不务正业的儿子,可是有意见得很。

    每回见了,赵北望都要耳提面命一番,少不得还会“指导”一下武艺,等赵宁挨了揍,母亲就会因为心疼儿子,跳出来说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一旦不高兴了便会撸起袖子,要跟赵北望“讨教”一下拳脚,每到这个时候,两人就没空再搭理赵宁,多半会把赵七月这个大姐头叫来,让她将赵宁带出去,监督修行。

    “夏荷,收拾碗筷了,赶紧的,今天就要回京城!”

    赵宁朝门外吆喝一嗓子,刚刚不知跑到哪里去撒欢儿的夏荷,立马就将脑袋从门外探进来,睁着咕溜溜的大眼睛瞧上一下,答应一声便利落进门。

    离开代州城策马南归,队伍人数并不多,比来时少了些,之前不少修行者都战死了,押运的资源还堆在代州城里,等着赵北望休沐的时候自行来取。

    不过队伍里却多了好几名高手,不仅有赵氏族人,还有赵氏的供奉,修为没一个低于元神境中期的。

    “祖父为何这么着急让我们回京?”赵宁在马背上问赵七月,队伍并没有狂奔,倒是不影响说话。

    “秋猎之期即将到来,届时满朝勋贵世家的年轻子弟,包括朝堂重臣,都会齐聚御林苑。皇帝还会检校年满十六岁的俊彦,看看你们修为才智如何,如果表现出众,皇帝说不定会亲授官职,那可是你出仕的绝佳机会。”

    赵七月已经十九岁,经历过这些事,很有经验。

    跟赵宁不同的是,她年满十六的时候没有出仕,作为赵氏长房嫡女,到了二十岁便会出嫁,也就是入宫做贵妃,不需要做别的官。

    至于日后会不会成为皇后,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不过从大齐开朝到现在,近半皇后都是出自赵氏,赵七月成为后宫之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老弟,等到了秋猎的时候,你可得好生表现,被皇帝看重了会高很多,对日后大有好处。咱爹那个性子,不适合入朝做官,祖父退下来后,大都督的位置可不能让别家得了去。”

    赵七月又摆出大姐头的范儿,一脸严肃认真的勉励赵宁。

    赵宁正经点头“看来这回代州的事,已经让祖父意识到危机。他想要我在参加秋猎之前,好生指导一下我的修行,让我在秋猎上多一些把握。”

    赵七月对赵宁的自觉很满意,转念想到什么,沉着脸道“徐明朗那糟糕老子,这回指使范式勾结北胡对付我们,回去后我看他怎么自处!”

    赵宁摇摇头“徐明朗出自浠水徐氏,为十三门第之一,家世不凡,又是陛下的老师,更是当朝宰相,百官之首,文官集团的领头人,仅凭范钟鸣一面之词,要对付他并不容易。

    “他就是一条老狐狸,这回肯定有办法置身事外。”

    对徐明朗此人,赵宁颇为了解,深知要对付他并不容易。

    他也没想过,一下子把徐明朗扳倒,代州之事,只要能让皇帝开始注意北胡,并同意在雁门关增兵,使赵氏可以借机壮大实力,那就算圆满了。

    对付徐明朗,说到底是要改变朝堂局势,将文官集团的气焰打压下去,任重而道远。

    赵宁眼下年方十六,还未出仕,修为不高,按理说这件事他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过赵宁深知自己时间不多,没有等待的道理,他的优势在于有前世记忆,所以知道很多事自己其实力所能及,而且能对大局产生重要影响。

    北胡谋取大齐,是一盘早已开始的大棋局,这里又分为两个部分,一方面是漠北谋划,一方面是大齐渗透。接下来要怎么做,赵宁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大致计划。

    但这些都需要两个前提。

    其一,皇帝必须正视北胡威胁;其二,他出仕的官职也需要一个特定位置。

    后者由秋猎决定,赵宁自己能左右,前者则要看赵玄极,这次回京跟皇帝交流的结果。

    皇宫分为两部分,南面的皇城是三省六部等中枢官衙所在地,北面的宫城则是皇帝起居、处理国事的场所,算是皇帝自个儿的家。

    赵玄极进宫的时候,天已傍晚,宋治召见他的地方,同样是在御花园,而且就在他之前跟徐明朗谈话的那座亭台。

    这座亭台名为风雪亭,地势颇高,坐落在一座矮山上,可以俯瞰整座皇城、大半个燕平城。山脚下就是一片清澈大湖,湖畔有百花盛开,风景秀丽,特别是天将大雨或大雪之时,别有一番风味。

    “外公,代州的事,我想听你仔细说说,密折篇幅毕竟有限。”

    白玉石桌子上摆着几碟酒菜,宋治亲自斟了两杯酒,一杯递给赵玄极,后者连忙起身谢过。既然有就有菜,这场谈话就有家宴的味道,两人之间气氛很好。

    宋治并不是赵玄极的亲外孙,他的母亲只是宫中一位普通嫔妃,诞他时难产而死,当时的皇后是赵氏女,膝下无子,就将宋治养在身边,后来成功让先帝立其为太子。

    私下里,宋治对赵玄极一直执礼周到,从来都不自称为朕,还不时跟对方在宫中秉酒相谈,这也是让赵玄极非常自傲的一点。

    赵玄极叹息道“此事至今思之,仍是让臣感到毛骨悚然”

    范钟鸣跟那个北胡大修行者,眼下被关进了大理寺大牢,而且刑部尚书、御史中丞、大理寺卿已经三司会审过,该宋治知道的,他都已经知道。

    眼下再问赵玄极一边,无非是查漏补缺,顺便表示一下对赵氏的重视。

    听赵玄极说完,宋治稍事沉吟,略作犹豫,“外公,你可能不知,北胡大修行者的供词,跟你说的不一样。”

    赵玄极一副意外的样子“不一样?”

    在代州城,那个北胡大修行者,已经认命,对跟范式勾结的事供认不讳,赵玄极还将对方的说辞,简要写在了密折上。难道对方现在对方翻供了?

    宋治微微颔首,从袖子里掏出一份供状,递给赵玄极看。

    赵玄极迅速浏览一遍,不由得脸色微变。

    在这份供词里,那个北胡大修行者,说他是天元王庭公主的护卫,之所以出现在代州城,是因为公主向往大齐繁华,偷跑到代州城游玩、购物。

    那夜之所以会出现在赵家大宅,也是因为听到赵家大宅有高手交战,所以前去查看,希望能帮助赵氏一二,巴结一下赵氏,不知为何就碰到了赵玄极,还被击伤抓捕。

    至于跟范式勾结谋害赵氏子弟,绝对是子虚乌有!

    “这,陛下,这是一派胡言!这些胡虏居心叵测,请陛下明察!”赵玄极连忙下拜,他感觉到形势正在失控。

    不过他心里并不太焦急,这是大理寺呈上来的供词,而刑部、御史台、大理寺都是文官机构,皇帝未必会完全相信。

    宋治扶起赵玄极,示意对方不必惊慌,又从袖子里抽出另一份公文,递给对方看“这是北胡的请罪上书。”

    赵玄极打开一看,没两眼,心中发紧。

    天元王庭的可汗,在这份上书里陈述了代州之事,并为公主请罪,说她不该擅入大齐国境,还冲撞了赵氏族人,请大齐皇帝恕罪,并且奉上了丰厚赔礼。

    “陛下,这”赵玄极表现得很惶恐,他看着宋治一眨不眨,其实是想问,范钟鸣说了什么。

    “这是范钟鸣的供词。”果然,宋治又掏出了第三份公文。

    赵玄极看完之后,面色青紫一片,拜伏在地不断请罪,发誓赌咒这些人绝对是被刑讯逼供了,这才翻供,完全是一副始料不及、受到极大震动的模样。

    宋治三度将赵玄极扶起,示意他落座,并跟他一起饮了一杯,好让对方放松下来,然后才正色道“外公可知,我会如何处置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