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一卷 陌上公子行 章三四 挑衅
    从燕平城到浮云山有两日路程,当日黄昏,队伍在半路的驿站宿营。能进驿站的只有皇帝,勋贵世家的队伍,只能在驿站附近搭帐篷。

    赵宁闲来无事,见不远处有条小河,河水清澈,碧波摇曳着夕阳余晖,不时有小鱼跃出水面,跟几片橘红的飘叶嬉戏,画面静好又不失灵动,这便有了捉鱼做汤的想法。

    叫上赵七月、赵辛等人,选了处河岸平缓的地带,兴致勃勃的赵宁在林子边卷起裤腿,正要下水,波光粼粼的河面忽然爆开团团水花,差些溅到他脸上。

    一颗颗扁平的石子,蜻蜓点水般在河面笔直飞跃,数量不少,动静不小。也不知是谁在打水漂,专门往赵宁面前扔,还有放肆夸张的笑声从旁传来。

    赵宁站直身,循声看向一边,没有任何意外,他瞧见了徐知远那张可恶的跋扈嘴脸。

    对方正跟几名纨绔一起,不断往赵宁面前的河面扔石头,别人好歹正经打个水漂掩饰一下,他却专门将个头大的石头,直接噗通扔进赵宁身前。

    “小屁孩儿,你找死是不是?”赵宁还没开口,身为堂兄的赵辛,已经面色不善的跨前一步,为赵宁出头。

    见赵宁等人看过来,徐知远毫不畏惧,反而冷笑一声,鄙夷道“这条河是你们赵氏的不成,只准你们摸鱼,我们就不能观赏一二?”

    他话音方落,身后就有一个矮个子纨绔,立即出声附和“你们这些将门粗人,看到鱼就只会想到摸了入嘴,这么好的风景,就没有半分欣赏的雅致,真是暴殄天物,这般粗鄙,跟胡人有什么差别?”

    这个纨绔赵宁在燕来楼就见过,当时的食案就是在对方身上砸碎的,是参知政事刘牧之的嫡子,刘新诚。

    刘新诚大义凛然指责赵宁的时候,当然不会去反思他刚刚的行为,也跟雅致毫不沾边。

    “找揍。”赵七月阴沉着眼帘就要上去,将门不喜欢跟人斗嘴,习惯直接动手。

    “陛下就在旁边,你们竟敢在这动武?!”刘新诚叫嚣一声,话说得很有底气,但在赵七月的威压面前,却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赵七月的威风,徐知远也不敢硬撼,见自己找赵宁不痛快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果断见好就收。

    “赵宁,你要是真有种,就别躲在兄长姐姐身后!到了猎场,上擂台来跟我一战,看我到时候不揍得你哭爹喊娘!”

    下完口头战书,徐知远不忘恶狠狠的,给了赵宁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这才嚣张至极的一甩袍袖,转身扬长而去。

    他因为含元丹而晋升御气境中期,还巩固了很久的境界,现在对打趴成就御气境初期不久的赵宁,一雪燕来楼之辱充满信心与期待。

    赵七月跟赵辛也没追上去揍他们,天子车驾就在不远处,此时确实不好动手。

    见他俩心情不好,赵宁宽慰道“你们放心吧,到了猎场,不把他揍得满地找牙,我就不叫赵宁。”

    “有志气!”

    “这家伙也不可小觑,万莫大意。”

    赵七月跟赵辛都没了捉鱼的兴致,拖着赵宁回到帐篷,迫不及待指点他的战技去了。

    在他们离开河岸的时候,不远处的驿站阁楼上,有几个身着异文袍的中老年男子,正看着他们彼此交谈。

    这些人气息悠长,哪怕是寻常站在那里,也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度,显然都是惯于发号施令的人物。

    他们身着的异文袍上绣得都是一对猛兽图案,有麒麟、猛虎,也有苍鹰、牛豹,不一而足,这表明他们是身居高位的将门将军。

    这种异文袍又叫铭文袍,因为在猛兽图案周围,还绣有十六字铭文德政唯明、职令思平、清慎忠勤、荣进躬亲。

    “本朝立国一百二十年,每一代赵氏子弟中,至少会出现一个王极境中期,从未有过间断,这是他们作为将门第一勋贵,把持大都督府大都督之位的最大底气。”

    身着麒麟异文袍的孙蒙——将门勋贵孙氏家主,望着赵宁等人的身影,面无表情。

    他接着道“但是到了这两代,赵氏家势好似今不如昨。赵北望年近不惑,仍然只是元神境后期,此生就算还可能踏足王极境,也必然止步于王极境初期。

    “这个赵宁,被赵玄极誉为赵氏百年一遇的修行奇才,然而年满十六后,并未立即成就御气境,而是拖延了两三个月,直至前不久才因为一场变故,在代州达到御气境初期。”

    说到这,孙蒙眼中掠过一抹讥讽。

    孙氏世代镇守大齐东北重镇山海关,与雁门关一东一西,共为燕平北境屏障。孙氏实力强大,在将门勋贵序列里,能够排进前三。

    同为把守北境的世家将门,孙氏却没有得到赵氏那样的殊遇——一家独镇一关,在山海关,还有将门石氏的人。

    “老夫听闻,赵氏这个年少的家主继承人,仗着天资非凡目中无人,一直喜欢寻花问柳,成天不务正业。近两年来又钟情于赵氏收养的一个义女,为此甚至耽误了自身修行,真是不知所谓。这样的人,纵然天赋好些,又能成什么大器?”

    说话的是金陵吴氏家主,吴肃。

    相比较孙蒙的喜怒不形于色,他脸上的不屑与敌意就很明显,“可笑的是,那个赵氏义女,偏偏还背弃了他!由此可见,赵宁此子的嘴脸丑恶到了何种程度。若非毫无可以令人信任、亲近的长处,又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而且眼下他刚刚成就御气境初期,修为境界已经明显滞后。”

    孙蒙淡淡一笑,道“这回秋猎,是世家子的博弈场,事关出仕前程,谁也不敢懈怠。虽说赵宁必然在十六岁那一组,没有高手,但他御气境初期的修为,的确怎么都不够看。”

    吴肃目光一闪,想到一种可能“或许赵宁这竖子今年不会上场?”

    说完这话,他自己就摇了摇头。

    虽说很多世家子,为了潜心修行,好在黄金四年里尽量提升境界,不被官场生活分散精力,选择更晚时间出仕,但赵宁作为赵氏家主继承人,不管出不出仕,年满十六不上场展现自己,就意味着承认自己实力不够。

    一个家族,别的子弟可以实力不够,但作为家族天赋代表与未来支柱的家主继承人,却不能。否则,就是自认家道衰落。

    “赵氏年轻一代里,也就赵七月表现最好,十九岁就到了元神境中期,是公认的惊才绝艳之辈。只可惜,她是赵北望的嫡长女,注定是要入宫的。”

    言及此处,以孙蒙的城府,也不禁发出一声哂笑,眼中满是戏谑和快意,毫不避讳的直言道“赵氏强横了一百多年,到了如今,终于是露出了颓势。”

    他这话的潜台词,听在众人耳中,都是再明显不过。

    因为种种缘由,孙氏跟赵氏世代不合,双方多有争斗,别的不说,仅是大都督府大都督一职,孙氏就垂涎已久。

    虽说由一个世家,把持大都督之位超过百年,怎么都引人嫉恨,但过往时候,赵氏家主的实力摆在那里,一直都是将门第一人,加之皇帝信任倚重,孙氏等家族再是如何向皇帝进言,限于自身实力,从未有过染指大都督的机会。

    如今不同了。

    孙蒙虽然目前是王极境初期,但他有望在数年后成就王极境中期!且他的嫡子里,还有一个王极境初期!对方跟赵北望同龄,未来成就王极境中期的年龄极有可能比孙蒙还早,是真正的天赋奇才!

    除此之外,孙氏年轻一代里,也有许多天才人物,孙蒙的嫡孙中间,就有天资不弱于赵七月的存在,而且还不止一个。

    赵氏衰落之象已经显露,而孙氏强盛之态,就如旭日东升,不可阻挡。

    孙氏想要取赵氏而代之,成为大齐将门第一勋贵,入主大都督府,已经不需要太久。如不出意外,赵玄极仙逝后,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将门勋贵的内部之争,以赵氏和孙氏这两个对立山头为代表,势必逐渐显现,且会很快愈演愈烈。

    很多将门勋贵,现在都不得不考虑站队的问题。

    “我们都能看出赵氏衰落之象,赵玄极自然也会有谱,他必定不会坐以待毙。前段时间,北胡公主偷偷到代州游玩,正好给了赵氏一个机会,一个借口。”

    金陵吴肃面色低沉,说起这事,他恨得咬牙切齿,“赵玄极抓住了北胡公主的一个王极境护卫,便死咬不放,硬说北胡有觊觎大齐之心,还借此请陛下在雁门关增兵,真是荒唐至极!

    “可赵玄极偏偏得逞了,雁门关增兵三万不说,朝廷派发的符兵、丹药都多了两成,有了这些,赵氏实力增长了一大步!

    “可他为什么能得逞?

    “我金陵吴氏,也是开朝元勋,世袭的侯爵之位,竟然被赵玄极拿来作为筹码,换取了自身利益!吴氏的关内侯已经传承一百多年,现如今却成了伯爵!”

    说到这,吴肃呼吸急促起来,费了不小的劲才平复了些。

    然后他看向身旁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稳重老者,“杨候,我吴氏的侯爵之位,被赵玄极拿来跟文官集团,交换他自己的利益也就罢了,毕竟吴氏跟赵氏没什么深交,但你广陵杨氏不同,你们跟赵氏可是累世姻亲!

    “赵玄极为了赵氏私利,可曾半分顾及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