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一卷 陌上公子行 章三七 技惊四座(1)
    “小宁子这么快就上场了?老夫打赌,他这一阵必胜!”笑着说此豪言的不是赵玄极,而是潞国公魏崇山。

    赵魏两家是世交,关系极为亲厚。

    魏崇山这话说完,有意无意瞥了参知政事刘牧之几眼。

    刘牧之看到了赵宁的对手,那是他的嫡子刘新诚,这下哪里能忍,“若结果不如潞国公所料,又当如何?”

    魏崇山早就看刘牧之不顺眼了,准确地说,他是看所有文官都不顺眼。这下之所以开口说话,就是要找对方的茬,出一出心中挤压的恶气。

    听了刘牧之的话,魏崇山掏出随身玉佩,瞪着牛眼道“老夫这块随身玉佩,虽然称不上价值连城,但也不是凡品,老夫若输了,给你便是!”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在座的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自然一眼就看出来,魏崇山那块玉佩是最顶级的羊脂白玉,透明度极高,绝对价值连城。

    刘牧之也被魏崇山的大手笔震了一震,这块玉佩就算不能用来当传家宝,也差不太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刘牧之咬牙也将自己的随身玉佩取下。

    “老夫这块玉佩,虽然不如魏公,但也值些钱。”

    刘牧之有些心疼,他是门第家主,随身几十年的玉佩哪有便宜的,再者君子如玉,玉养人人养玉,两者轻易不会分离。

    不过一想到上场的是刘新诚,刘牧之就坦然了些,对方已经成就御气境中期,断然不会败给赵宁。

    “潞国公,真不知你哪里来的信心,稍后可不要反悔。”刘牧之乜斜魏崇山一眼,不想输了气势,他跟对方熟识,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介莽夫。

    魏崇山大气的哼了一声,“将门一言九鼎!”

    赵宁见对手是刘新诚,不由得笑了笑。两人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前日对方跟着徐知远在河边大放厥词,当时赵宁就有教训他的心思。

    “赵宁,我劝你还是乖乖认输得好,实不相瞒,我已经是御气境中期!”

    刘新诚把手指关节捏得咯嘣作响,满脸写着你完蛋了几个大字,“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不投降,待会儿可不要怪我下手狠!”

    赵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屑多言。

    “我还真怕你投降,让我没机会揍你。当日在燕来楼,一不小心,让你占了手上有东西的便宜,今日既然你不知死活,我就让你知道厉害!”

    刘新诚狞笑一声,话未说完就挥拳抢攻,眼中尽是大仇即将得到的快意,在燕来楼被赵宁打趴下的事,可是让他愤恨良久。

    刘新诚挥拳如风,霎时间擂台上拳影如雨,密不透风的向赵宁当头罩下,这些可不是虚影,而是真气外放的拳芒,每一拳都极复杀伤力!

    御气境中期能够不借助符兵,达到真气外放的攻击手段,整个大齐只有寥寥几种功法可以做到,而刘新诚此时使用的“万影拳”,正是其中之一,也是刘氏绝学。

    刘新诚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用境界碾压的方式,简单直接击倒赵宁,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拳芒临面,赵宁面色平静,不动如山。

    他甚至还有时间,向皇帝所在的帷帐看了一眼。

    这一眼饱含深意。

    如今的大齐朝堂,文武之争势同水火,将门饱受打压,丧失了很多官位、利益,别的不说,兵部向来是将门地盘,如今的兵部尚书,却是出自士人门第。

    将门颓势,若是一直不能扭转,让文官揪住一些小错,就把将门重臣贬谪出京,让将门话语权不断下降,受所谓“监军”节制,那么在北胡大举进攻时,运转不良的大齐军队,就没法发挥战力守住疆土。

    赵氏身为将门第一勋贵,需要带头走出这种困局。

    文官一直在说,太平时节的将门,尸位素餐,纸醉金迷,不复开朝之勇,修为实力也在不断下降,只知道争夺私利,并以此为借口,压缩将门生存空间,褫夺将门利益。

    将门弱化,这的确是事实,却不是全部,赵宁需要让那些文官们意识到,将门,至少将门第一的赵氏,依然有皇朝第一的武力,有文官俊彦不敌的天才,有镇国之力!

    赵氏之威,不容轻慢!

    面对已经到了额前的拳芒,赵宁目光一沉。

    刘新诚的拳芒,在众目睽睽之下,击中了赵宁!

    电光火石之间,赵宁至少中了数十拳!

    不少关注这里的人已经发出惊呼,不理解赵宁为何不闪不避,就这样被击败。

    刘新诚喜上眉梢,他也没想到,赵宁竟然跟傻子一样,任凭自己出击,但他马上就想到了原因,“万影拳”发动之时,有狂风暴雨之威,擂台这么大点地方,赵宁这个御气境初期,闪避不开也是正常。

    这个念头在刘新诚脑海中一闪而逝,下一瞬,他大仇得报的狂喜,就从脸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五官变得僵硬无比。

    他击中的“赵宁”,溃散了。

    那只是一道残影!

    “镜水步!”当刘新诚意识到这一点,禁不住心头大骇,可他已经没有机会做出反应,因为避过万影拳雨幕的赵宁,已经一拳重重轰在他小腹!

    刘新诚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这一拳轰得移位,自己的身体好似要炸开,张嘴一呕,就是大口鲜血喷出,旋即眼前星辰乱飞,意识迷乱。

    “这绝对不是御气境初期的出手威力!”从擂台上高高飞起,掉落在草地上的刘新诚,躬身想要站起,却不防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收回拳头,赵宁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等着擂台上的官吏宣布结果。

    官吏张了张嘴,好半响,才生硬道“赵宁,胜!”

    一时间,关注这里的世家族人们,发出了比之前更明显的惊呼声,一些年轻些的少男少女,甚至大声叫了出来,有为赵宁欢呼的,也有感叹不可置信的。

    “御气境中期,竟然是御气境中期!”在远处观战的徐知远,看到这一幕后嗔目结舌,“这厮两个月前才成就御气境,现在竟然已经是御气境中期?!”

    “两个月成就御气境中期如此修炼速度,大齐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奇才之称,名副其实!”皇帝宋治目露精芒。

    “这个赵氏的家主继承人,不是一介纨绔吗?在锻体境九层就停留了一年多!眼下,怎么突然又变得这般厉害?”孙蒙心底升起一股忌惮之情。

    刘牧之瞪大眼睛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刘新诚被抬走,这才确认了,他御气境中期的儿子,被同为御气境中期的赵宁,给一招就击败了。

    “干净利落,浑然天成,痛快,痛快!”

    魏崇山哈哈大笑起来,手一招,将刘牧之放在食案上的玉佩,隔空摄了过来,动作之快,好像生怕对方反悔,“这玉佩虽然品相差了些,好歹也是个彩头,老夫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说完,还举着玉佩向赵玄极炫耀一番。

    后者也不禁露出老怀大慰的笑意,左右看看,很享受众人吃惊的表情。当日得知赵宁突破,他最初的表情也跟这些人差不多。

    刘牧之面色阵青阵白,不想魏崇山小人得志,有心反唇相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憋闷得厉害。

    在一个两个月便成就御气境中期的修行者面前,他说什么话都没底气。

    徐明朗反应快,找了个借口快速溜出帷帐,把徐知远叫了过来,面色凝重的叮嘱他道“赵宁的镜水步已经大成,如今又是御气境中期,你若是跟他遇上,要小心戒备。若对方用镜水步近身,你便施展‘梅花剑’,必能一举得胜。”

    徐知远点头称是,“父亲放心吧,‘梅花剑’最是克制突进功法,只要他敢近孩儿的身,孩儿必会让他遍体鳞伤!”

    他刚刚心跳紊乱、思绪万千,这下得了徐明朗的指点,立即冷静下来。

    赵宁虽然修炼速度快,但目前也只是跟他同一境界,他并无劣势,而且“梅花剑”还能克制镜水步,他仍然稳操胜券。

    就在这时,四周忽然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这回不只是某些人在出声,而是千百人同时在发音,而且很快就开始彼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整个校场好似煮沸的水。

    “怎么回事?”

    徐明朗好奇的看向场中,见赵宁依然站在擂台上,不由得瞳孔一缩,“这小子怎么还不下去,难道,他想”

    徐知远也瞪大了眼,跟自己的父亲面面相觑。

    “狂妄至极,这小子何其目中无人,竟然选择站擂?!”徐明朗佛袖而去。

    擂台较武有两种赛制,一是抽签匹配对手,优胜者再进行抽签,一层层往上打,这也是正常情况下大家都会做的选择。

    而另外一种,就要困难百倍,那就是前一场的优胜者,选择站擂,迎接新的挑战者,直到自己被击败,否则不下擂台。

    后一种赛制里,每两场较武之间,会给站擂者一定休息时间,甚至需要打上好些天,虽然朝廷会配发专门恢复真气的丹药,但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选择这种赛制的修行者,已经六十年没有出现过,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擂台较武还有这种方式。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如果站擂者赢到最后,他的胜利将无可置疑,获得令所有人敬畏叹服的威名。

    而现在,赵宁选择了这种方式,顷刻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引发了众人的讨论。

    “小宁子挺狠的啊?”魏崇山也深感意外,转头看向赵玄极。

    赵玄极昨日就知道,赵宁会有这番举动,他还劝了一番,结果没劝动,这下见众人都看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得道“人不轻狂枉少年嘛,让他试试也无妨。”

    “赵氏子果然英武不凡。”皇帝宋治不吝夸赞。

    赵玄极苦笑摇头,没说甚么豪气之言。

    他想起昨夜,赵宁说服他同意对方选择的那番话。

    他感到心里一片滚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