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六六 仗势欺人(上)
    赵宁欺人太甚,刘志武盛怒出手。

    他不得不动手。

    他不动手,赵宁也会下令府兵出动,届时还得打。这里是都尉府,不是京兆府,两方混战,他们几十人只有横着被丢出去的下场。

    若是如此,刘志武就成了数十年来,京兆府第一个被都尉府欺辱的官员,而且还是五品官,这京兆府的脸就丢大了,不是吴绍郴被打可比,他在京兆府将再无立足之地,就算事后四品的京兆尹亲自出面,夺取平康坊的案子,也不会再交到他这么无能的人手上,他也就不能配合刘氏家族的行动,这件家族交代下来的极为重要的差事办砸了,他在刘氏也将失去地位!

    刘志武被迫出手。

    他是被赵宁逼的。

    赵宁逼得太紧,没给他转圜余地。

    好在都尉府都尉都只是五品官,两人修为也差不多,以他对石珫的了解,对方不敢对他怎样,只要擒下赵宁,整个都尉府都不能对他怎样!

    一切问题都在嚣张跋扈的赵宁身上,解决了赵宁,一切就都不再有问题,可以回到原本的正常轨道上。

    “今日本官就教教你这个纨绔,什么是官场秩序、尊卑规矩!”刘志武大喝之际,手已经到了赵宁脖子前!

    赵宁站在堂中,距离刘志武很近,两人修为差得太多,对方骤然发难,赵宁没有应对可能。

    他没打算有什么应对。

    他只是站着不动,一脸嘲讽的看着大鹏展翅一般,一步飞袭到自己面前的刘志武。

    那眼神,就像看在砧板上弹动的鱼。

    鱼只要上了砧板,再动,又有什么意义?

    君已入瓮。

    剩下的,不过是关门打狗。

    接触到赵宁的眼神,刘志武没来由的心头一突,顿觉不妙,若有所失,甚至有些惊慌。这种感觉只是一瞬,他无暇多想,强行压下,动作并未迟滞半分。

    心中的异样能压下,现实的异变却不能。

    他的手到了赵宁咽喉前,只需再进一步,就能掐住赵宁的脖子,将其制伏。

    机会近在眼前。

    却再也无法把握住。

    他触电般缩回手!

    不收不行!

    寒芒闪烁的宽大锋刃,几乎是贴着他的指尖斩下,若是他稍慢半分,这只手便会被齐腕斩断!

    刘志武大惊失色,他感受到了出手之人的真气强度,对方有元神境中期的修为!

    这都尉府里,何时有了元神境中期?!

    轰隆一声,地面石板碎裂,烟尘四散,一道沟堑平地出现,而在沟堑上,是造成这一切的存在——一柄大得出奇、造型古朴、纹饰妖冶的开山巨斧!

    看清这柄符文闪耀的开山斧,刘志武双目凸出,心头大骇,他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

    这柄开山斧在燕平城的达官显贵群里,已经堪称众所周知,它就像一面旗帜,它出现的地方,便宣告着某位比赵宁更嚣张更跋扈,性情更暴烈行事更不讲道理的强者,已经要把你看成了敌人,正在向你出手,且绝无半途中止的可能!

    哪怕是在贵胄云集、高手如雨的燕平城,也很少有人能够无视此人的威胁。

    地板碎裂、烟尘方起的刹那,在看到开山巨斧的第一时间,寒毛直竖的刘志武,就以最快的速度沉腰立马,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再明智不过的选择了用尽所有力气防御!

    砰!

    在刘志武动作刚刚成型之际,一个娇小如狸猫的身影,炮弹一般冲到了刘志武身前,小小的拳头直直轰在刘志武的手臂上。

    真气如浪爆开。

    有人衣发飘荡如笔直的画卷。

    刘志武的身体猛地倒飞出去,撞碎了太师椅,撞得墙壁如遭雷击剧烈震颤,蛛网般的裂痕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刘志武嘴角溢血,双臂橡皮一样软绵绵的耷拉在身前,再也无法抬起。

    这一幕看得院中众人是既惊艳又疑惑,那个一拳就让刘志武丧失战力,如今站在巨斧高高斧柄上,目光严厉饱含不善之意扫视那些京兆府衙役的娇小女子,让他们惊为天人,却又不知对方为何出现,缘何对刘志武动手。

    然而形势再明显不过,刘志武被打趴下了,所以都尉府府兵、官吏们无不心怀大畅,暗暗为其喝彩,京兆府的官差们,则是又想上又自知不敌不敢上,只能把目光投向凄惨的刘志武。

    “赵七月!你怎能对本官动手?无故殴伤朝廷命官,你可知这是何等罪责?”刘志武双手动弹不得,咬着牙,费了好大劲才站起身。

    赵七月精致如瓷娃娃的小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我来给我弟弟送午饭,看到你要欺负他,我揍你一顿怎么了?这是私人恩怨,别想往我头上扣大帽子。”

    刘志武气得嘴角直抽抽,却不能把赵七月怎么样,对方的话虽有强词夺理之嫌,但也不无道理,还很合情理,她咬死这个说辞,刘志武也无法完全驳斥。

    赵宁呵呵笑着走上前,赵七月自然不是来给他送饭的,他从一品楼回来的路上,就派了人回去传信,准备今晚行动。不让京兆府夺走平康坊飞雪楼的案子,也是在一品楼就有的决定,赵宁当然知道跟京兆府的冲突必不可免,所以让回去传信的族中子弟,把赵七月叫过来给自己当打手,保驾护航。

    实际上他不止叫了赵七月。

    “刘志武,之前劝你赶紧滚你不滚,现在只能横着出去了吧?”

    赵宁笑得很有狐假虎威的意思,说完也不等刘志武答话,转过身,面色立即沉下来,字字金戈的对魏无羡喝令“动手!把这些在都尉府抽刀子闹事的京兆府衙役,全都给我打出去!”

    “动手!”魏无羡狞笑一声,抽刀出鞘,对着眼前一名京兆府修行者,就狠狠劈了下去!

    一时间,集结在院中的都尉府府兵,在一些赵氏、魏氏都头队正的带领下,毫不留情的向京兆府衙役发起了进攻!

    三百府兵包围了院子,对付数十名衙役,场面自然是一边倒。都尉府的人斗志昂扬,下手很辣,哪怕是对手已经被砍倒,后面的人也要冲上去踩几脚,靴底全都朝脸上招呼,用心险恶,反正只要不把人打死了就行。

    这些年来,都尉府被京兆府骑在头上拉屎,过着没有尊严没有前途的日子,谁心里对京兆府不是痛恨万分?

    连都尉府的总旗,去自己已经拿到手的命案的现场调查,都能被对方打断了手丢出来,可想而知,京兆府是如何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如今碰上态度如此强硬的赵宁,让他们有机会关门打狗,心中积攒多时的怨气爆发出来,府兵们下手怎么可能不黑?

    军方衙门对文官集团的怒火,上到大都督,下至普通军卒,早已汇聚成了火海岩浆,若有机会从火山里爆发出来,绝对是惊天动地!

    京兆府的衙役们,被都尉府府兵们追打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以往在都尉府面前总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威风神气,好似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一大群都尉府府兵的这些人,如今被军靴踩在脚下,也是惨叫哀嚎,甚至涕泗横流,模样不堪得跟被教训的市井地痞,也没什么两样。

    刘志武眼看着自己的属下被如此蹂躏,悲愤欲绝,指着赵宁咆哮“赵宁,你会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他话刚说完,鼻梁上就挨了赵七月一拳,两道鼻血一下子飙飞出来,后腿几步站立不稳,跌坐在地,赵七月上前两步,提着他的一只脚,给他抡了起来,在空中耍了好几个圈,才用力丢出大堂。

    等刘志武被抬着出了都尉府大门,左右看看自己伤痕累累,断胳膊断腿,相互搀扶才能走路的属下们,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回京兆府的尊严,算是被他辱没了个干净!

    “赵宁!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赵宁站在大门前的石阶上,俯瞰着刘志武淡淡道“在你们毫无道理,打伤我都尉府总旗的时候,你们便该想到,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滚吧,别在这丢人现眼。”

    京兆府衙役们愤恨难平的离去,跟着出来的都尉府大小官吏和府兵们,看赵宁背影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满含尊敬、佩服。

    在京兆府面前,他们的脊梁一直是弯曲的,他们的头颅一直是低垂的,他们的尊严一直是破损的。

    而现在,经过刚才这一场酣畅淋漓、大快人心的战斗,他们意识到,在眼前这个将门公子的带领下,他们有站直腰杆、抬起头颅、重拾尊严的希望!

    他们等待这份希望就如久旱盼甘霖,已经太久太久。

    “京兆府不会咽下这口气,他们肯定会再来,重新确立他们的威严的,这是文武之争,容不得他们后退半步。”赵七月悠悠道。

    赵宁笑了笑,“这正是我想要的。”

    “哦?”

    在都尉府官吏府兵们敬重的目光中,赵宁等人回到班房,跟魏无羡对视一眼后,决定用最简单快捷的方式,跟赵七月讲清自己的谋划。

    赵宁道“都尉府势弱,京兆府势强,这是目前现实。我们要把平康坊的案子握在手里,首先得占一个理字。道理不亏,这件事就算上达天听,我们也不用慌。”

    魏无羡嘿嘿道“吴绍郴在飞雪楼被打,京兆府便先亏了理。”

    赵宁“但这还不够。”

    魏无羡“这点理扭转不了京兆府强势的大局。他们之所以殴打吴绍郴,就是仗势欺人,让都尉府认识到,他们对这件案子势在必得的决心。”

    “所以我在得到处理这件事的权力后,便闭门不出。”

    “去飞雪楼跟京兆府争执,强出头,且不说我们打不过刘志武这些人,道理上也是双方互殴,我们有理也变得没多少道理了。”

    “所以我在等京兆府打上门来。”

    “打上门来,就是欺人太甚,道理便全在我们这边,我们完全有理由反击!而在都尉府行事,我们也有诸多方便。”

    “譬如说,老姐可以借口给我送饭,来帮我处理刘志武。”

    “但光占理还不够。如果占理就有用,都尉府的大案要案,也不会都落到京兆府手里。”

    “京兆府敢伸手抢夺飞雪楼的案子,说到底,是因为京兆府势大,压得都尉府抬不起头。”

    “我们要保留这件案子,追根揭底,必须要改变双方的强弱关系!若能如此,不仅眼下能够保住案子,日后我们在燕平城行事办差,也会方便得多!”

    “所以我们关门打狗,收拾刘志武等人。”

    “在此之前,宁哥儿蓄意激怒刘志武,就是要他先动手,让我们的道理再大些。”

    “道理大到一种程度,便可以仗理欺人,别人还不能说我们的不是。”

    “但仅是教训刘志武,并不能改变都尉府跟京兆府的强弱态势。”

    “所以我们对刘志武跟京兆府衙役毫不留情,下手狠辣,这样刘志武回去搬救兵,让大人物出面,就正合我们的意了。”

    “等京兆府调集了更强的力量过来,我们则会请动比他们还要强的力量。”

    “京兆府仗势欺人了这么久,接下来,我们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仗势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