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六九 强弱易形
    赵宁从一品楼回都尉府的路上,不仅派人通知了赵七月过来,还让传信者去见了赵玄极。

    除了赵宁、魏无羡、赵七月等极少数人,赵玄极的出现,出乎其他所有人意料的预料,但仔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的“情理”二字,在刘牧之看到赵玄极的第一时间,内心里就涌现出不同的猜测。在他看来,赵玄极及时出现,绝不仅仅是护犊子这么简单。

    赵玄极过垂花门入正院大堂,当仁不让坐在了主座上,至于先前占据此位的刘牧之,已经被他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

    赵玄极乃是皇朝一品大员,参知政事如今虽然权势滔天,只比宰相稍弱,但尊卑有序,刘牧之这个二品官见了赵玄极,就没有再占据主位的道理,被赵玄极扒拉开了,也只能默默承受。

    如果他修为跟赵玄极相当,还能借文官之势表示一下不服,只可惜,两人境界有本质差距。

    “是谁,要仗势欺人,对老夫的嫡长孙下手?现在站出来,当着老夫的面,把你们的豪言再说一次!”赵玄极虎狼一样的目光扫过众人。

    刘牧之眼神变幻不定,最终深深看了京兆尹跟御史一眼,京兆尹会意,咬咬牙,色厉内荏的开口“镇国公,您身份尊贵,无人敢于冒犯,可眼下我等处理的是公事,公事自有公事的章程,难道以镇国公的地位,会当众徇私舞弊,为自家子弟行方便……”

    他的话没说完,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动作力度之大,将膝盖下的地砖都给磕得皲裂!

    他额头汗如雨下,浑身颤个不停,好似得了疟疾在打摆子。

    他当然不是自愿跪下的,是赵玄极用修为威压,硬生生将他逼得如此!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赵玄极的声音充满威严与轻蔑。

    “镇国公你怎能如此,朝廷法度何在……”御史刚刚叫了一声,也砰的一声跪倒,不仅如此,他的脑袋都磕在了地砖上,直接将地砖磕碎了飞出去几块,这下莫说开口说话,能不当场晕过去,就算是实力不俗,脑壳修炼得很硬了。

    “见了本公,不下跪行礼,还敢在本公面前大言不惭,真当本公没脾气?”赵玄极冷哼一声。

    这下京兆尹跟御史自顾不暇,已经完全没能力再说话,若非如此,他们肯定要委屈的申诉一番赵玄极一出现就用修为威压,震得他们不能动弹,就算是想下拜行礼也没办法……

    石珫震惊地看着眼前跪倒的京兆尹跟御史,内心翻江倒海。他没想到赵玄极一出现,就也表现得如此强硬,跟赵宁一样!刘牧之、京兆尹等人,之前可是没用修为之力,直接对付赵宁的!

    院门外又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跟之前不同的是,这回还有压低的叫好声、赞叹声,充满对镇国公的敬佩。

    刘牧之感觉自己的脸发烫得厉害,就像是给人重重扇了一巴掌,赵玄极当着他的面,把京兆尹跟御史不当人,这不只是羞辱他俩,更多的是在打他刘牧之的脸!

    “镇国公,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份了?”刘牧之指着京兆尹跟头挨着地面的御史,要赵玄极给他一个说法。

    赵玄极呵呵冷笑“他们对本公无礼,难道不该教训?本公是武将,若是有理,就会直接当面动手,可不会像你们文官一样耍嘴皮子,背后捅刀子。参知政事有什么不服气的,你要是有理,说出来,让本公听听。”

    刘牧之眼神低沉,“本官到都尉府来,是有公务在身,都尉府无辜殴伤京兆府官差数十人,本官身为朝廷副相,奉宰相之命前来处置,有理有据!敢问镇国公,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赵玄极嗤的一笑,看刘牧之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傻子,“参知政事难道忘了,本公是大都督府大都督,节制内外诸军事,统领一切军方衙门?!都尉府有事,本公难道还不该来管管?

    “至于无故殴伤京兆府官差,本公已经查明,是京兆府率先在平康坊对都尉府一名总旗动手,而后还不依不饶打上门来!这两件事,都有许多人证,大到朝廷命官,小到平康坊市井百姓,参知政事想要舌绽莲花,在本公面前颠倒黑白,怕是太异想天开了吧!

    “这件事就算闹到陛下面前,本公也想问问你刘牧之,还有徐相,是谁给了你们肆意妄为的权力?!”

    刘牧之被赵玄极一通呵斥,脸色阵青阵紫,“你……”

    “刘牧之!在本公面前,你竟敢直呼你我,礼法何在?!另外,你行事如此不顾是非,对都尉府百般压迫、刁难,是真不把本公放在眼里?好,你这就跟本公进宫面圣,本公倒要看看,陛下如何处置你等!”

    刘牧之被赵玄极一顿猛喷,半响说不出话来。他不是词穷,而是没想到,今日的赵玄极竟然如此霸道。

    他自然不敢跟赵玄极进宫,毕竟眼下这件事,京兆府跟他都确实不占理。但平康坊飞雪楼的案子,他又必须握在手里,就算没理,也得争取。

    失语的这短时间内,刘牧之思绪万千,想了很多。赵玄极今日的态度,让他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的信号,他敏锐的察觉到,这背后牵扯的大事大局,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应对的!

    最终,刘牧之平心静气,尽量缓和口吻“镇国公,既然您亲自出面了,下官也不得不表示尊重,京兆府跟都尉府的冲突,我们可以暂且搁置——就算要京兆府赔礼道歉,惩办某些官员,也不是不可以,都是为陛下分忧,为皇朝恪尽职守,您跟我何必闹得太僵?不如各退一步,您把平康坊的案子交给京兆府,也让下官不白来一趟,如何?”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是心头一震。

    石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横行无忌,把军方打压得抬不起头的文官集团第二人,竟然破天荒的低头了?

    院门外也嗡的一下议论开了。

    面对这般优厚的交换条件,赵玄极却哂笑道“京兆府本就该赔礼道歉,也应该惩办殴伤都尉府总旗的官员,至于平康坊的案子,那也是都尉府先处理的,凭什么给京兆府?”

    态度鲜明,半步不让。

    刘牧之脸色数变,沉声道“镇国公,你这是半分颜面也不给我留,把我往死路上逼啊!我要是颜面无存,刘氏上下必然闻风而动,不仅如此,士人门第也将群起响应……为了一点小小的纠纷,镇国公真打算这么做?”

    这话意思很明确。

    赵玄极不给刘牧之这个刘氏家主留面子,让他威严扫地,那么刘氏就只能跟赵氏全面开战!从今往后,双方将在官场上处处相争、你死我活,而且他也会促使文官集团一起行动,针对赵氏!

    赵玄极冷笑道“刘牧之,你若是有胆,就放马过来,本公难道还怕了你不成?现在,你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出都尉府!走的慢了,休怪本公,当场捉拿在都尉府闹事的枉法之徒!”

    刘牧之狠狠一咬牙,愤然转身,抬脚就走。

    至此,他已经完全确定,赵玄极是真的要跟文官集团开战!对方将带着将门势力,为之前饱受文官欺压的屈辱雪耻!今日之事,就是赵玄极借题发挥,是将门反攻门第的号角!

    到了刘牧之这个位置这个高度,考虑问题便会时时立足大局,不会把任何事想得很简单,这是因为他们的地位权势,本就足以影响皇朝国事,他们饱含深意的一举一动,都可能让朝堂局势发生巨大改变!

    赵玄极作为军方第一人,他有理由这么做,甚至是必须这么做!若非如此,赵玄极今日的态度,就绝对不会如此强势,不会这样得理不饶人,不会不给他留半分余地!

    “站住。”

    在京兆尹、御史相继起身的时候,赵玄极喝令一声,重新释放了威压,将两人定在原地,对赵宁道“赵总旗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赵宁抱拳上前,看着“噤若寒蝉”的京兆尹,语气淡漠,却掷地有声道“我还是那句话,京兆府的官员是非不分,黑白不辨,这样的人办不了大案,所以,我希望京兆府的人都记住,从今往后,京兆府管得了的案子我都尉府要管,京兆府管不了的案子我都尉府更要管!谁要是不服,只管来都尉府衙门,看看我会不会对他客气!”

    京兆尹眼神愤怒又凄苦,勉强看向前面的刘牧之,却见刘牧之早已大步出门,根本就没有管他的意思,顿时满心荒凉。

    京兆府搬动了参知政事,都还在都尉府吃了这么大亏,没能达到夺走案子的目的不说,还被人家百般羞辱、赶出大门,往后想要在都尉府面前扬起头做人,很长一段时间内,怕是都很难了。

    刘牧之、京兆尹等人离开后,赵宁站到赵玄极身前,亲昵的笑着道“祖父,大战开始了。”

    之前,大都督府这个军方最高衙门,对文官打压军方不曾有过好的应对之法,赵玄极这个大都督也没太多作为,已经引起将门诸多不满。

    如若不然,也不会有那么些将门投靠孙氏,跟对方站到一条船上去。

    赵氏要确保自己的地位,必须从现在开始,对文官门第出手,并取得胜果实,重新凝聚军方人心,让将门看到赵氏的厉害,再次站到赵氏的身边来!

    “刘牧之不可小觑,刘氏也是门第中的佼佼者,他们全力施为,联合其它门第对付我们赵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赵玄极笑着道。

    赵宁也笑了笑,有些残忍,但更多的是自信,“他们不会有这个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