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七三 出击
    在白天的谋划中,赵宁等人制定的行动计划,是以白衣会、苍鹰帮主动向一品楼发起进攻为前提的,如果因为失去京兆府的配合,又或者是察觉到有什么异常,白衣会跟苍鹰帮不出动了,那么已经埋伏好的己方修行者们,就没了目标,之前的行动计划也就无从实施。

    “刘氏会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变故,就果断放弃这么大的行动吗?”

    埋头吃饭的苏叶青骤然停住动作,惊讶的抬起头问,她很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看向赵宁目光满含紧张与期待,想要从赵宁那里得到否定的答案,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嘴角还粘着一颗偌大的饱满米粒。

    “有可能。”

    赵宁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瞥见苏叶青嘴角的米粒,被对方憨傻的模样逗得笑了一声,在苏叶青目光变得疑惑时,赵宁指了指自己的脸。

    苏叶青先是认真的看了看赵宁,找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找到,忽的反应过来,一抹自己的嘴角,惊恐地发现了一粒肥大的白米,顿时连耳垂都羞红了,再也顾不得听赵宁说什么,低下头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扈红练瞧见这一幕,莞尔的同时,看赵宁的眼神也有些变化,含义颇为深远。

    赵宁自知失态,有些哑然。刚刚的举动对刚认识的人来说,会显得很失礼,弄不好还会让被指出窘态的人恼羞成怒,对自己心生怨气。只有关系亲近的好友,才能当面这么做。

    只不过对赵宁而言,见着苏叶青,他从前世带来的的情感,总会潜意识把对方看成是故交老友,这才一时失了仪态。

    恍惚间,两世画面交错浮现,沙场并肩血战的人影幢幢,残破城头举囊对饮的皓月清风,两个苏叶青似乎一起出现在了赵宁眼前。那个长发飘飘的成熟脸庞,在篝火的光亮映衬下泛着些许红光,正合眼前人因为羞涩霞飞双颊的样子。赵宁有些失神,连忙探手抓住酒杯,垂头饮了一口。

    魏无羡没发觉赵宁的异样,不无急切的追问“如果白衣会跟苍鹰帮不进攻了,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要放弃行动?”

    听魏无羡的语气,赵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转头见对方颇为迫切的望着自己,就差挤眉弄眼了,哪里还能不知道对方的心思——魏无羡的问题,他自己必然已经有了答案,就等着有人问,好让他“不着痕迹”的在扈红练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

    赵宁长叹一声,作苦恼状,停顿片刻,。反问道“这的确是个难题,不好解决。老魏你一向智计百出,觉得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见赵宁知道自己的心意,还配合得这么好,魏无羡高兴地眉毛一挑,却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作沉思状,故意不去看扈红练,好显得自己专注认真,少顷,眼前一亮道“我有应对之策了!”

    刘牧之沉吟良久,不断权衡利弊。

    他想起自己建立白衣会的初衷。

    徐明朗成为宰相后,靠着百官之首的地位,在扳倒一个个将门官员时,让徐氏族人与亲信故旧取而代之,借此不断壮大着徐氏家势。特别是在从将门手里夺取兵部后,原本在门第序列里排名不过中上的徐氏,一跃成为一流门第。

    而后,徐明朗成就王极境,徐氏人才辈出,诸多高手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不断占据高位,显赫朝堂!从此取代刘氏,成为了门第第一!

    因是之故,自己只能呆在参知政事的位置上,再也没有更进一步,取代徐明朗,成为当朝宰相的可能!

    就在自己以为,这是徐氏气运到了,该他们门楣兴盛的时候,自己见到了北胡公主萧燕,这才通过蛛丝马迹查探得知,原来徐氏之所以高手辈出,是接受了北胡源源不断的财物孝敬!

    北胡的使节每年来京城朝贡,都会给徐氏奉上厚礼,贿赂徐明朗为天元部族说好话!

    怪不得,天元部族在短短一二十年内,从一个弱小部族一跃成为草原四大部族之一,而朝堂上却对他们没有多少忌惮、戒备的言论。

    原以为这是徐明朗站在文武之争的立场上,不想因为朝廷重新重视、征伐草原,而给驻守北境雁门关的赵氏,驻守山海关的孙氏、石氏壮大机会,原来这只是徐明朗为了一己之私,接受了北胡天元王庭的丰厚财物与修炼资源,而故意促成的局面!

    徐明朗为了徐氏的发展壮大,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近乎没有底线了!

    被这样的人这样的家族,取代了自己与刘氏的地位,实在是奇耻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了攫取更多财富,获得更多修炼资源,重振刘氏家声,自己这才建立了白衣会,向市井江湖伸出了手!

    刘牧之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有了决断。

    刘氏一统燕平城江湖,继而掌控整个天下江湖的大计,绝对不能终止,更不能放弃!

    “传令,白衣会暂停今夜一切行动,刘氏修行者全部撤回,斩断刘氏跟白衣会的所有联系!同时通知苍鹰帮,进攻一品楼的计划推迟三日,三日后,再启今夜攻势!”

    刘牧之目光如电,没有再跟众人讨论的意思,直接下达了家主命令,“另外,派人联络三青剑,我们依照市价,雇佣他们在燕平城的所有元神境高手,不求他们出战,但十日之内,务必一个都不能出门!”

    “第三,这三日内,刘氏跟白衣会全力调查、监视一品楼,看他们是否跟赵氏有往来!同时,最好是能查到他们的报复行动部署!”

    三份命令说完之后,刘牧之闭上眼睛,摆摆手,示意众长老散去,立即执行自己的命令,不得再有任何意见。

    “谨遵家主之令!”众长老抱拳领命,就连态度坚定要停止进攻一品楼的大长老,都没有多说一个字。如果一品楼真跟赵氏有暗中来往,三日时间,也足以查到端倪了。

    众人散去后,刘牧之仍旧在闭目沉思,力求查错补漏。

    平心而论,他不认为赵玄极今日为都尉府保住飞雪楼的案子,是知道了刘氏的图谋,这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他也不觉得,一品楼跟赵氏有勾结,如果有,刘氏跟白衣会之前不会半点儿都没察觉到。

    但不管怎么说,赵玄极今日为都尉府保住了案子,行为举止虽然有合理解释,却也的确反常。

    事关家族未来,为策万全,刘牧之做了最保守的安排。同时,也只将计划推迟三日。如果这三日内没有查出异样,那么行动继续,如果查到了异常,那就另说。

    酒足饭饱,一品楼的伙计来将菜碟酒壶撤去,并奉上了热茶。

    赵宁跟魏无羡都是少年人,其实没有喝茶的习惯,连茶碗都没碰——赵宁纵然有前世经历,但十年的征战杀伐,还是让他更习惯喝酒。

    “时辰已经不早,赵公子跟魏公子觉得,如果白衣会跟苍鹰帮会出动,该是什么时候?”扈红练喝了口茶,微笑着问。

    赵宁看了魏无羡一眼,示意由他来跟扈红练对话,后者只是跟扈红练的目光接触了一下,就羞臊的老脸一红,挪开眼神左顾右盼,好似在欣赏房间陈设,“天亮之前都有可能,考虑到要留出战斗时间,那必定不会超过三更。”

    扈红练拿手帕掩住嘴,咯咯笑道“魏公子跟奴家说话的时候,为何不看着奴家?是奴家生得丑,入不得魏公子的眼?”

    魏无羡噌的一下站起身,双手摆得像风扇,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是,绝对不是!二娘,二娘天生丽质……”

    说到这里,见扈红练水雾朦胧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似脉脉含情,微微上扬的嫣红嘴唇,颜色魅惑弧度动人,魏无羡只觉得心跳如鼓呼吸艰难,脑子也变得一片空白,全忘了自己要说啥,张着嘴愣在哪里盯着对方发呆。

    赵宁摇头苦笑,深感无语。在扈红练这个狐狸精般的存在面前,魏无羡就是个雏儿,随随便便就被拿捏得死死的。要是不懂得知难而退,以后怕是有吃不完的苦头。

    在苏叶青都被魏无羡傻气直冒的模样逗笑后,赵宁提议众人去屋顶吹吹风,实在不想魏无羡在扈红练面前手足无措了。

    “宁哥儿,我刚刚是不是丢脸了?”临出门前,魏无羡一把拉住赵宁,额头还冒着细汗,也顾不得擦,很是紧张的问。

    赵宁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就先出了门。

    到了漆黑的屋顶,赵宁顶风而立,负手俯瞰灯火如昼、车水马龙的热闹街市,看着水流般的行人摩肩接踵,胸中虽有许多感慨、万语千言,眼神却逐渐平静,思维也徐徐收敛,只是须臾,就再没了杂乱情感,只剩理智思考,缜密判断。

    随着时间流逝,赵氏和一品楼的修行者,不断从各处隐蔽接近,向他们禀报各处的实时动静。

    亥时,街上行人减少,车马变得稀疏,之前还热闹密集的人群,就如退潮的海水,都隐回了房屋的海洋。

    亥时下一刻,赵宁忽然出声,语调坚定“传令各队,立即出击,进攻白衣会、苍鹰帮各个堂口!都尉府的人,大张旗鼓随行跟进!”

    魏无羡应对刘氏不不动的策略其实很简单主动出击。只不过相应的准备工作不少。譬如说,为了及时掌握白衣会、苍鹰帮的动向,判断对方的意图,防备意外情况出现,他们已经派出了大量修行者,去监视对方的堂口。

    对一品楼来说,白衣会、苍鹰帮的堂口位置并不是什么秘密。

    都是在燕平城混的江湖大帮,若是连别人堂口的地点都不知道,那才是笑话,毕竟市井帮派并非敌国细作密探的据点,隐蔽性没有那么重要。白衣会要是不知道一品楼的各个堂口,也就无从发起今夜的攻势。

    如今才亥时,距离子时也就是三更天,还有一段时间,按照之前的讨论,大家应该是等到子时,确定对方不会出动,己方埋伏没用之后,才会选择主动进攻。

    但是现在,没有人有这个疑问。

    刚刚来报的修行者们,已经说得很清楚,白衣会、苍鹰帮的各个堂口里,开始有人相继撤离。还有很多人乔装打扮之后,在向一品楼的各个堂口进发,甚至还有去三青剑据点、镇国公府方向的!

    这些消息足够让赵宁等人意识到,刘氏已经放弃了今夜行动,并且还派了探子,过来监视、查探一品楼与赵氏的动向,并要去跟三青剑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