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八二 此消彼长(上)
    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审讯虽然消耗了不少时间,但过程很顺利,赵宁带着自己麾下的人忙碌了一整天,总算在次日黄昏的时候,做好了较为完整的审问文书。

    “三天之后再结案,弄得太快了容易让人怀疑。再将这些人犯审一遍,这回正经问问他们,都做过甚么伤天害理的事。”赵宁将文书拿好,吩咐了几名赵氏、魏氏的都头队正一句,就跟魏无羡出了地牢。

    昨夜进地牢的时候,天还没亮,在里面呆了一整天,现在出来的时候又已到了日暮时分。都尉府的回廊、屋檐下也已挂上了灯笼,光亮氤氲,就是稀稀落落的,二十来步也没一盏,很多灯笼竟然不亮,照明效果聊胜于无。

    魏无羡伸了个大懒腰,张着血盆大口打了个哈欠,浑身筋骨一阵咯吱乱响,他却好像没听见,拍着嘴一脸疲惫的对赵宁道“我回去睡觉了。”

    赵宁点点头,两天一夜没合眼,他也感到疲惫。

    脑子有些不太清楚的魏无羡,喝醉了般跌跌撞撞走出没几步,迎头嘭的一声撞到了一棵树上,捂着额头狠狠踹了树干几脚,回头对赵宁道“这件案子结了之后,咱们是不是该修缮一下都尉府?灯笼也太少了,根本照不清路!”

    “到时候就让你来挂灯笼好了。”赵宁笑了笑。

    离开都尉府,赵宁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了一品楼。

    来到二楼雅间,赵宁前脚刚刚坐下,苏叶青后脚就踩着小碎步进门,看到赵宁的模样,她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就掩嘴轻笑,不无幸灾乐祸之意。

    赵宁不解其意,摸摸下巴,正要开口询问,就见苏叶青指了指自己的双眼,还画了好几个圈圈,嘴角的弧度因为笑意更大了些。她表示的这么清楚,赵宁自然明白了缘由。

    自己两天一夜没合眼,必然面色发白、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的确会颇为滑稽。之前自己来一品楼的时候,正好碰到苏叶青顶着一双熊猫眼,现在时间过去不过一日夜,双方形象就对调了一下,确会让人会心一笑。

    扈红练到了雅间,看见赵宁跟苏叶青也没说话,两个人对视着轻笑,莫名其妙之余,觉得很有古怪。

    不等她开口问什么,赵宁就道“从现在开始,燕平城市井里,就只有一品楼一个江湖大帮,我需要你们在三天之内,接手白衣会和苍鹰帮的所有堂口、分舵、产业、商铺。

    “并将一切有违律法、有逆道德的存在,全都抹除干净,不管这些东西有多么丰厚的收益,也不得有丝毫残留!明白了吗?”

    扈红练本来打算落座,听了赵宁这些话,又见赵宁神色肃杀,充满不容违逆之意,想起昨夜对方展现出来的巨大实力,心神一凛,站着郑重保证道“赵公子放心,一品楼从来不做有悖良心的买卖,定会遵从赵公子的安排!”

    赵宁微微颔首,接着道“三日后,一品楼要开始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吞并一切中小帮派,完成对燕平城江湖的绝对控制!

    “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需要你们做到能监控燕平城大街小巷,对市井街坊发生的大小事情,都能在半天之内查得一清二楚!”

    赵宁没有问扈红练能不能做到,他只是发布命令。这也就意味着,一品楼就算做不到,也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困难,达到他的要求与标准。

    闻听此言,扈红练内心震动更大,这一刻她已经意识到,赵宁帮助、扶持一品楼,是有多么大的谋划,多么深的打算。

    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要做燕平城地下世界实际掌控者!并且,这种掌控要非常有力!他到底想做什么,他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定如赵公子所愿。”扈红练躬身领命。

    赵宁对扈红练的态度很满意,他对一品楼的定义,就是赵氏的附属势力,为赵氏掌控江湖各种方便。不必为赵氏效死,但在这之外都得听从赵氏命令。

    他继续道“接下来你们有两件大事要做。其一,刘氏这些年为了家族发展,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白衣会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在此之外,必然还有诸多恶事劣行。

    “我需要你们在一个月之内,搜集到至少一百桩案件,相应的人证物证务必齐全,而后听我统一指令行事。如果你们对查案不太懂行,我会派几个人协助你们,但他们只是指导,不会参与具体行动。”

    灭掉白衣会后,赵宁没有找到他们跟刘氏串联的证据,今日的审讯也无这方面的成果,这就导致他就无法以培植江湖黑帮、鱼肉百姓的罪名,来扳倒刘氏,所以得另寻他法。

    这也是赵宁只把一品楼作为赵氏附属势力,并不插手一品楼内部事务,也不派遣赵氏族人进入一品楼的原因,他得预防将来万一有变,被人以同样的名头攻讦。

    铲除刘氏是赵宁的既定计划,也是当前需要快速处理的第一大问题,在白衣会没有收获,他就只能从市井暗处中找突破口。

    这样的事赵氏族人不好做,如今赵氏跟刘氏已经全面开战,虽说刘氏因为损失了白衣会,暂时没有精力真来找赵氏的麻烦,但赵氏族人的大规模行动,还是会引起对方注意。

    让如今的燕平城江湖之主一品楼,从市井底层、平民百姓中来搜集刘氏鱼肉乡里、草菅人命的不法事,刘氏在没了白衣会的情况下,就难以察觉。且无论这些案子在不在燕平城内,一品楼做起来都会很顺手。

    扈红练点头道“如果刘氏真的劣迹斑斑,这件事并不难做。”

    她现在已经开始为刘氏默哀。

    而且她已经反应过来,赵宁扶持一品楼对付白衣会时,心里就已经有了用一品楼对付刘氏的谋划,长远来看,类似的事往后一定不会少。

    “刘氏的不法之事罄竹难书,仅是族人在土地兼并过程中,对乡野百姓的暴虐手段,都会让你们大有收获。”赵宁很清楚刘氏的诸多恶行。

    如果刘氏不是这般黑暗,他也不会谋求铲除刘氏。一个家风醇正、守法遵礼的良善之家,在战争爆发后必然为国尽力,赵宁也没有对付这些家族的必要。

    赵宁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我需要你们派遣善于伪装、隐蔽、监视的精锐人手,为我日夜盯着平康坊飞雪楼。

    “无论是给对方送菜、送肉、送瓜果、送美酒糕点、送绫罗绸缎等各种物资的贩夫走卒、商家店铺,还是经常出入的各种客人,都要追踪监视,记录他们的落脚点、活动范围、频繁接触的人,并摸清飞雪楼附近商家、居民的底细。

    “一言以蔽之,你们就把飞雪楼当作敌国细作的据点,调查一切需要调查的东西。记住,敌国细作这个说法,出自我口,入于你耳,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

    “另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一定要不着痕迹,不暴露自身是最大宗旨。哪怕有些疑点不查,有些人跟丢,也不得露出马脚。这件事需要坚持很久,所以不必急于求成,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只管告诉我,我来处理。”

    说完这些,赵宁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润桑,“我话说完了,有没有疑问?”

    扈红练跟苏叶青对视一眼,彼此都察觉到了对方的震动与疑惑。

    诚然,赵宁的这两个任务,都是大手笔,涉及的对象也不简单,虽然不知道飞雪楼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背后必然也是一个不弱于门第世家的势力。

    在此之前,一品楼需要处理的事,大到跟江湖帮派火拼,小到考虑在哪里再开一家酒楼商铺,好给更多家里一条谋生的出路,凡此种种,跟赵宁动辄要覆灭一个门第世家,解决一个敌国奸细窝点的手笔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这让扈红练跟苏叶青两人,都有一种瞬间从寻常市井巷弄,置身于巍峨皇城大殿的感觉。

    无论是自己的层次,还是做的事情的重要性,都有了本质提升。这让他们觉得新奇,且在潜意识里忽然有了种自己很不凡、很重要的自信自豪感。

    扈红练跟苏叶青正要回答赵宁的问题,雅间外忽然传来一个中正响亮、气势雄浑的声音“我有疑问!”

    进门的是个身材普通、长相一般的男子,三四十岁模样,虽然外貌并无出众的地方,但眉宇间的一股坦荡浩然之气,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赵宁站起身,整整衣襟,肃然拱手“大当家,赵某有礼了。”

    来的虽然是一品楼大当家,但赵宁本可不见礼,更不用说主动施礼了。依照双方的从属关系,他这番模样说不定还会让人轻视。

    但赵宁没有丝毫犹豫。这一礼,是为前世尺匕带着一品楼从军征战,为国战死沙场的忠烈豪气。对方当得起他的尊重。

    尺匕怔了怔,没想到赵宁这个皇朝第一勋贵之家的家主继承人,昨日刚刚救了自己三弟等几名元神境高手,又将一品楼扶上燕平城第一帮派宝座的恩人,竟然会主动给自己行礼。

    “一品楼方大勇,见过赵公子!”名字很有乡下农夫气质的尺匕,郑重的自报家门还礼。

    ————

    今日身体不适,可能就一更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