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八八 不死不休的敌人
    问问就知道了。

    赵宁话音方落,手脚俱断的青年汉子,就已经蛆一样挣扎着扭过头,红着眼盯着赵宁等人嘶吼“今日爷爷失手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你们记住,这次刺杀不是结束,只是开始!从今往后,会有无数好汉为了给帮主报仇,日日夜夜来取你们这些都尉府狗官的人头!你们和你们的父母、妻儿,都等着脑袋一个个搬家吧!哈哈,哈哈哈哈……”

    闻听此言,都尉府大小官吏莫不色变,石珫更是怒不可遏,上前一步重重踹在青年汉子肋下,将对方踢得吐血滑了出去,撞毁了栏杆从二楼摔下,引来下面围观的客人发出声声低呼。

    青年汉子痛苦难当,嘴里呕了好几口血,却仍是桀骜不驯的抬起头,面目狰狞而猖狂的不断低笑,“只要帮派还有一个修行者,还有一个活人,你们就别想安宁,你们会付出代价!”

    “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石珫很想打死对方泄愤,不过他并没有这样做,对方这个时候还不断叫嚣,就是想激怒他们,求一个速死,好结束自己的痛苦,石珫自然知道这一点,也就不会让对方如愿,招呼自己的属下“带回去好好审问,务必挖出他的同伙!”

    几个都尉府官吏快步下楼,将犹自不断唾骂的青年汉子架走。

    事已至此,酒宴是进行不下去了,石珫对赵宁道“早就知道这些江湖黑帮凶恶,没想到白衣会跟苍鹰帮已经覆灭,这些亡命之徒还敢来找我们寻仇!

    “赵总旗毕竟是主办此案的人,要格外当心。尤其是你麾下的平民官吏,没有家族保护妻儿,往后要防备这些人下黑手,可不那么容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赵宁点点头,叫来麾下的都头队正,做了些布置,让他们安排府兵保护一些官吏和他们的家属,并设下埋伏,一旦有人发难必要当场擒获。

    粗略说了说,众人就离开了酒楼,详细的事情明日上差了再安排。

    他们走出大门的时候,酒楼大堂角落位置的一个桌子前,两名作普通人装扮的年轻食客,在目睹了这一切后,不久也结账离开。

    回去的路上,魏无羡闷闷不乐,赵宁奇怪的询问时,魏无羡长吁短叹“秋猎的时候,我发现你战力非凡,深受触动,回来后便收了性子专心修行,突破御气境中期后,本以为差距在缩小。但今日这场刺杀却告诉我,咱俩差得还远,真不知你是怎么修炼的……”

    不等赵宁接话,魏无羡摆摆肥猪手,“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赵氏和魏氏都是将门,各种高手人才多如牛毛。以你我在家族里的身份,只要肯学,他们就会倾囊相授;只要肯吃苦,什么高度达不到?”

    说到这,他又叹息一声,“是我懈怠了,今天回去后,我要跟父亲说说,从明天开始,接受生死难度的训练,全方面提升自己的实力,怎么都不能被你落得太狠!”

    见魏无羡斗志如铁,赵宁拍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多说。

    他的实力,是前世积累的成果,同龄人无法与其相比,魏无羡能以他为标杆使出吃奶的劲儿修行,必然快速强大起来,这对魏无羡自己的将来大有好处。能够变相帮助兄弟,也是很让赵宁高兴的事。

    “今天的刺杀突如其来,这些江湖亡命徒真的这么狠,敢报复官府?”魏无羡收敛思绪问,他觉得这事儿有点怪诞。

    赵宁淡淡道“他们的目的不是报复都尉府官吏,而是要我的命。”

    魏无羡面容变得冷峻“我当时就在你身边,修为还低一些,更容易被杀,他们却视而不见!”

    赵宁道“所以青年汉子最后的叫嚣,只是为自己的行动做个幌子,免得我们察觉他们的真实意图与身份。”

    魏无羡问“他们不是白衣会、苍鹰帮逃散的帮众,又会是谁?是谁这么迫切想要你的命?”

    “想要我命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敢这么明目张胆行刺,不顾及后果也要动手的,就没几个了。”

    “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首先,他们出动的是三个御气境后期。为什么不是元神境?为什么不是更多御气境后期?”

    “原因只会有一个对方实力不够,三个御气境后期,已经是极限!三个御气境后期,这本已十拿九稳,可他们没想到,你今日成就了御气境后期!”

    “我破境这件事在都尉府不是秘密,对方却不知道,这就进一步证明了,对方势力不大,至少在都尉府没有眼线。”

    “其次……对方敢派人当众行刺,不顾后果,必然是对你怨恨极深,堪称不死不休;而且这个人必定隐藏极深,连赵氏事后的搜查,都有一定把握能避过!”

    说到这,魏无羡深吸一口气,“此人犹如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端的是不容小觑……你是怎么惹到这个人的?”

    赵宁道“不是我惹到了这个人。”

    魏无羡“是这个人惹到了你不成?”

    “现在你总该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吧。”

    “怪不得对方这么想置你于死地,原来是她!”

    赵宁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我只是没想到,她还会出现在燕平城;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拥有御气境后期这种层次的爪牙。”

    这话出口,赵宁有短暂的沉默。

    他应该想到的。

    当初对方消失在代州城外,而不是变成了一具尸体,赵宁就该想到,以对方的能力和气运,必然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可这一天来的还是出乎他预料的快。

    “现在我总算知道,你在酒楼为何不当面拆穿那个杀手的话了。只有假装没意识到对方的真实身份,才能让她放松警惕,赢得把她揪出来的机会。”魏无羡看赵宁的目光不无同情。

    无论怎么说,被一个曾经真心相待的人,像对付杀父仇敌一样不断刺杀,怎么都是一件很让人难过的事。

    赵宁当然不会觉得难过。

    敌人,无论对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他绝对不会觉得受伤,只会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弄死对方,“今夜计划失败,她还会有下一次行动。我总会找到机会把她揪出来,无论她隐藏在何处。”

    说到这,赵宁深吸口气,换了换心绪思维,“扳倒刘氏已经箭在弦上,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耽误不得,我们先去一品楼。要把她和她的势力挖出来,一品楼也正好派上用场。”

    ……

    “失手了?”

    一家绸缎庄里,赵玉洁听罢属下的禀报,眼神立马变得低沉,“三个御气境后期,出其不意刺杀一个御气境中期,怎么会失手?就算赵宁有镜水步,也根本不会有反应时间!”

    躬身站在她面前的女子不无委屈道“赵宁已经是御气境后期……并不是小姐说的御气境中期……”

    赵玉洁怔了怔,旋即面色更加阴沉,“不到半年,连升三境……这家伙的天赋还真是强!”

    “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召集人手行动?我们安排在酒楼的眼线回报说,对方并没有察觉异常,相信了此次行刺是帮派复仇……”女子试探着问。

    赵玉洁摆摆手,冷静道“不必了。这回行动失败,已经打草惊蛇,从今往后,赵氏必然加派高手对赵宁进行暗中随行保护,说不定还会设下圈套等着我们。我们暂时没有元神境高手,拿他也没辙。你下去吧。”

    “是。”

    赵玉洁端起茶碗,想要喝口茶平复心境,但是茶碗还没到嘴边,就被她捏得粉碎。

    她很清楚,这回刺杀失利的后果有多严重,因为她没有把握,赵宁会不会再度意识到她的存在与威胁。

    曾经她自认为对赵宁有十足的了解与控制,然而代州惊变打破了她的自信,摧毁了她对赵宁的一切既有认知。

    那时候她猛然发现,她脑子里的赵宁跟真实的赵宁,完全是两个人!如若不然,代州截杀也不会失败,她更不会暴露,还差点儿被赵宁一刀要了性命。

    一个陌生的赵宁,让赵玉洁感受到了莫大危险,当她想到她之前在赵氏自以为高明的所作所为,都被赵宁冷眼旁观,如看猴子时,她就坐卧不宁。

    一想到代州之行时,赵宁将计就计,利用自己牵扯出范式的大谋划,赵玉洁就为赵宁平日里迷恋自己的假情假意而心寒。一个十六岁的家伙,心机与演技怎么能深到那种地步?

    这样的赵宁,让赵玉洁感到恐惧。

    因为她发现,她无法打动赵宁,攻破对方的心防;足以魅惑众生,让当朝宰相都无法拒绝的美貌与风情,对方竟然半点儿也不在意。

    这家伙心智坚定、阴狠得可怕!

    更何况,对方背后还有偌大的赵氏,这份力量太过庞大。一旦对方发现了她,又开始对付她,那么她将处境危急。

    她没有对付赵宁的手段,就只能千方百计杀了他!

    一言以蔽之,赵宁不死,赵玉洁寝食难安!

    她必须先下手为强!

    今夜这场刺杀,是她收拢白衣会、苍鹰帮残余初见成效后,信心十足发起的行动,本以为御气境中期的赵宁必死无疑,没想到对方竟然已经是御气境后期!

    白衣会、苍鹰帮的元神境修行者,都被都尉府联合赵氏魏氏高手击杀、抓捕了,没一个漏网之鱼,如若不然,赵玉洁今夜还能动用更强的力量。

    “深渊暂不可用,得想其它法子干掉赵宁!”

    赵玉洁长吐一口气,左右看了看,这家绸缎庄是徐明朗交给她打理的产业之一,规模不小,每月盈利丰厚,稍微动点心思,就能挪出一笔不菲财富,“听说燕平城有个杀手组织叫三青剑,高手众多,而且是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

    念及于此,赵玉洁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