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九一 大好机会
    宰相府。

    明日是休沐之期,今日下差从皇城出来,徐明朗叫上了“老友”,一起到家中饮宴叙谈。

    在座虽然都是老者,年级最小的也过了五十,不乏满头白发的,但伺候他们酒水的仕女却一个比一个年轻,大多只有豆蔻之龄。酒宴里众人曲水流觞,高谈阔论,跟年轻士子无异。

    酒至半酣,众人换了场地,从临湖亭台到了设厅,方才落座,便有红袖鱼贯而入,轻歌曼舞。老头子们不再纵声谈笑,转而欣赏品评歌舞。舞姬里虽然不乏动人尤物,大伙儿却目光清明,讨论的也都是歌舞技艺、音律优劣,自有一番风度。

    待得一曲舞罢,少女歌姬们如云退下,众门第家主们抬头看去,只见偌大的厅堂中央,不知何时多了一案一女。

    案上摆放着的竟然是久负盛名的焦尾古琴,而那女子二八年华,有三千青丝垂于娇柔双肩,双眸如星眉似远山,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之气,好似夏日雨后清荷上的一滴晶莹水珠。

    这些“阅人无数”的老士人们无不大感惊艳,有人已经不禁赞叹,人间竟有如此绝色;更有人已是看得失神,半响后才反应过来。俄而琴音响起,如空谷山泉之音,众人遂知,这是宰相今夜要为众人引见的府中至宝。

    于是各自收敛思绪,凝神细听,不知不觉间,已是沉醉其中。

    徐明朗见这些门第家主,无不被赵玉洁镇住,骄傲而自得的抚须微笑,很是享受这种滋味。待得一曲罢了,赵玉洁起身行礼,盈盈而退,众人才从琴声构建的深远意境中回过神来,于是乎,各种赞叹声此起彼伏,不乏有借此阿谀奉承者。

    这让徐明朗更是高兴,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几轮酒罢,众人再度换了地方,这回却是到了一间陈设简单的轩室,再无美酒佳肴、美人歌舞,只有在各自位置上端坐的家主们,准备商议正事。

    宴后自当有茶水奉上,大伙儿落座后,没有见到奉茶的丫鬟,但是轩室一侧半卷的竹帘下,有一仕女正跪坐煮茶,闻茶香,茶应是即将煮好,有人仔细看了两眼,不由失声低呼“这不是方才那位琴师吗?”

    众人闻声转头去看,果然是在设厅演奏焦尾古琴的仕女。只不过之前对方衣衫轻逸,颇有仙气,如今却是换上了类似书童的装扮,少了几分空灵,多了几分儒雅书卷气,尤其是少女着男装,更显露出几分干净之意来,让人见之心折。

    茶水上来,刘牧之品了一下,赞叹道“好茶!徐公真是好福气,此女仅看姿色,已经是人间罕见,却又抚得一手好琴,有余音绕梁之力,这茶道更是精湛,颇有大师风范了……如此至宝,也不知徐公时如何觅得,叫我等好生羡慕!”

    听了这番评语,徐明朗如饮琼浆,开怀大笑,“不只是音律、茶道,媚儿在诗词上的造诣,比起这两者也是不遑多让,他日若是有机会,再让诸公鉴赏。”

    “竟然是这等才女……徐公真是羡煞旁人!”刘牧之连连感慨,“白发红颜,自古就是佳话,能得这样的红颜知音,此生无憾呐!”

    “是极是极……”众人无不附和。这并非刻意拍徐明朗的马屁,而是都非常认可赵玉洁的才色。

    收获了众人的羡慕垂涎,徐明朗把赵玉洁拿出来炫耀的目的已经达到,心满意足的开始讨论正事。在这个过程中,赵玉洁一直在旁边煮茶,给众人替换,保证大伙儿不会因为谈话而口干舌燥。

    因为这个缘故,赵玉洁得以与闻机密,见识世家大族间的权力斗争面貌。

    “近来,将门军方的人,行事小心谨慎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样跋扈,我们虽然加大了力度,在努力抓他们的把柄,如今却收获寥寥。这个情况再持续下去,只怕将门就稳住阵脚了,徐公认为我们该怎么办?”

    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儒雅随和的老者,拥有元神境后期的实力,是在门第排名中下游的郑家家主郑泽贤,向来唯徐明朗马首是瞻,族中有人在御史台出任要职,堪称徐明朗手里的利剑。

    徐明朗沉吟下来。

    在文官集团向将门军方发起猛攻之前,将门官员因为暴烈豪放的性子,总有一些劣迹,大到贪墨军饷、中饱私囊,小到行为不检点,在营中喝酒在市井跟人起冲突等,这些都是文官弹劾将门官员的把柄,无论是小题大做还是就事论事,都曾让将门付出巨大代价。

    之前的兵部尚书,就是因为收受贿赂,被文官集团拉下马的;军中之所以有监军,最开始也是打着临时整顿军纪的旗帜。

    如今将门损失惨重,痛定思痛之下,为了不给文官集团抓住把柄,都开始慎言慎行,夹着尾巴做人,贪腐和渎职越来越少,平日里的行为也都很克制,文官集团就没了那么多机会。

    “抓将门军方的把柄,是我们行动的第一阶段,如今这个阶段已经快要走完,接下来就是借第一阶段积累的声势,开展第二阶段的行动。”

    徐明朗沉声道,“这回,我们要获得更大成果,真正达到全面压制将门的目的,以后军方的事,我们也要有管辖权,让军方彻底变成我们手里的刀剑,完全听我们摆布!”

    “徐公的意思是?”郑泽贤不解的问。

    “在大都督府之外,再成立一个统领军方的衙门,并用文官担任要职,最后谋求取代大都督府!”徐明朗掷地有声。

    “这……没有先例,将门恐怕会群起反对,难以服众啊!”郑泽贤讷讷道。

    “那就找一个,历史上出现过的,有军方管辖权的衙门,拿它来做文章!”

    “有这样的衙门?”

    “当然。前朝的枢密院,就正好!”

    “可前朝的枢密院,只是掌管军中机要文书的小衙门……”

    “只要涉及军方事务即就有用,至于衙门大小,难道我们不能扩建?只要给枢密使一个辅佐宰相的职责,宰相就能过问枢密院的事务,届时分派更多差事下去,就很容易,再逐渐让兵部分一部分职能过来,枢密院就能壮大!”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精神一振。

    一旁的赵玉洁听得心潮澎湃,仿佛一个新的世界,正向她徐徐打开大门。

    刘牧之迟疑道“如今将门军方对我们防备心很重,冒然提出这个衙门,只怕对方还是会警觉、一起反对。而如果枢密院起步低了,衙门太小,要壮大到统领军方,需要得时间就太长了,夜长梦多,说不定会有变故。”

    不少人都是肃然点头,很同意刘牧之的意见。

    徐明朗轻笑一声“这新的枢密院,起步自然不会低,主官怎么也得是正四品以上,还得大张旗鼓,宣示枢密院日后的职责。”

    “那将门就会反对!”

    “本公就是要他们反对!”

    “徐公要强硬跟将门争锋,用文官集团如今的声势压倒他们?”

    “不,本公要成立五军都督府!”

    “这……”

    “文官收拢兵权,这已经是大势,如果将门不同意枢密院建立,那就必须接受成立五军都督府!是接受一个完全由文官主持的枢密院,还是接受只不过有文官参与的五军都督府,这个选择并不难做。”

    刘牧之恍然大悟“如果枢密院建立,将门军方都会利益大损,甚至是根本不存,必然迎来将门一起反对;而跟枢密院相比,建立五军都督府,将门虽然也会损失一些利益,但就小了很多,好接受不少!

    “而且有的将门还能借此得到壮大机会。如此一来,将门内部那些想要大都督之位的人,就会主动跳出来争取,从而分裂将门的力量,让他们无法拧成一股绳。”

    说到这,刘牧之佩服的便徐明朗拱拱手,“原来徐公的目的,还是要五军都督府。枢密院只是谈判时先抛出来,对方无法接受、给予对方压力的砝码,目的是为了引出、促成五军都督府!”

    徐明朗从容的笑了笑,“知我者,刘公也。”

    郑泽贤等门第家主,无不表示叹服。

    赵玉洁听得双眸神采奕奕。这种权谋手段,她之前接触的并不多。

    “谁来在朝堂上提出建立枢密院,并声势浩大的展现,我们要促成枢密院的决心?要让将门真的相信并畏惧枢密院建立,可需要一个重臣,先跟将门尤其是大都督赵玄极好生抗争一场!”郑泽贤出声询问。

    “此事舍刘某其谁?”刘牧之当仁不让。

    他是副相,参知政事,份量足够,由他牵头提出这件事正合适,别的文官没有跟赵玄极这个军方第一人分庭抗礼的资格,也承受不住对方的威压。

    而枢密院毕竟只是个幌子,最后不会建立,所以不能由徐明朗出面,他得留在后面做“和事佬”,推出、促成五军都督府。

    “有刘公出面领头,自然再合适不过!”

    徐明朗笑着点头同意,“本公听闻,刘公跟镇国公在都尉府闹得很不愉快,刘氏已经要跟赵氏在官场全面开战!我们门第一体,自然要同进退。这回的事,正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我等合力,把赵玄极耍得团团转的大好机会!”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哈哈大笑,很是自得。

    ……

    离开宰相府,刘牧之回到家中,刚刚进门,大管家就万分焦急的迎出来,“家主,蓝田县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