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一百零七 年纪
    都尉府附近的酒楼里,石珫跟吴绍郴在雅间饮酒。气氛有些沉闷,起初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直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彼此的谈性才上来几分。

    石珫叹息道“记得你刚来都尉府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彼时,咱们都尉府虽然没什么大案要案,但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你也迅速做出了了不起的成绩,这才能在短短两年之内,连升两级,成为都尉府总旗。”

    吴绍郴闷声道“不过是些贩夫走卒的小事而已,有什么好说的。”

    燕平城富庶的街坊,之前都被京兆府牢牢把控,一些油水稀薄的地区,京兆府就没有看在眼里,都尉府主要是在那些地方活动,管管贩夫走卒、市井小帮派之间的事。

    河水浅,大鱼大肉自然没有,可终归有些小鱼小虾,数量多了,也能刮到不少油水,就是事情繁杂些。那时候,京兆府常常嘲讽都尉府是南城最大的市井帮派。

    吴绍郴抬头看了石珫一眼,略显阴阳怪气地道“因为赵宁那厮,如今都尉府名声大震,咱们的走在哪里,京兆府的人都要退避三舍。

    “尤其是刘氏的案子后,京兆尹因为监管地方民生不利,背上了失职失察之罪,正在被弹劾,京兆府的官吏们火烧屁股自顾不暇,就更是不敢与都尉府官吏争锋。

    “都尉大人现在哪怕是下了差,去平康坊逍遥快活,也没哪个不长眼的老鸨子敢收大人的银子,反而还要主动叫当红的清倌儿作陪,并奉上厚礼吧?”

    石珫被吴绍郴说到了心事,又是尴尬又是得意,在此之前,这可是京兆府显赫官员才有的待遇,如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石珫分外享受,乐在其中。

    “都尉府今时不同往日,我自然高兴,可人嘛,总是难免得陇望蜀。能得到更多,为何不争取一番?”石珫抚着短髯轻笑。

    “大人若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吴绍郴眼观鼻鼻观心。

    石珫喝了一杯酒,定了定决心,看着吴绍郴正色道“赵宁那厮,眼下在都尉府威望日盛,赵氏出头扳倒刘氏后,下面的人都对他更加敬畏。

    “现如今,衙门里的大小事,但凡是赵宁想做的要做的,那些势利之徒竟然完全不向我禀告,自作主张就给赵宁办了。前日赵宁去库房领取一百瓶丹药,这么多的数量,仓曹居然直接把东西给了他,事后才拿着文书来向我禀报,这是把本都尉当作画押的傀儡了?真是此有此理!

    “再这样下去,都尉府到底是他赵宁做主,还是本都尉做主?本府卫威严何在?”

    说完这些,石珫呼吸变得颇为急促。

    看他的样子,好像宁愿都尉府是从前的样子,虽然在外面没什么尊严,没多少油水,虽然被京兆府压得抬不起头,处处受气,但至少关起门来后,他的权位毋庸置疑,是无可争议的都尉府第一人。

    吴绍郴眼神闪动,石珫把话说到这份上,跟掏心掏肺差不多,目的自然是要他也毫无保留,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否则他必然被石珫记恨。

    但吴绍郴并未表白心迹,而是反问道“前些时候,都尉大人不是已经对赵宁变得亲近有加了?下官还以为,都尉大人已经打算跟赵宁和睦相处,认可他在都尉府的超然地位了。”

    石珫咬牙道“之前我以为我能容忍,但我现在发现,我容忍不了自己手里的权力缩水!”

    吴绍郴沉默下来。

    石珫的意思很清楚,希望他俩联起手来,一起在都尉府压制赵宁的权势。

    态度明显,变相的也很强硬,作为上官,石珫也没有给吴绍郴拒绝的余地。

    这是因为石珫坚定的认为,在赵宁面前受过大辱的吴绍郴,必然会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吴绍郴一定对赵宁恨到了骨子里,日日夜夜想着报仇雪耻!

    但石珫失算了。

    吴绍郴道“都尉大人,我跟赵宁的恩怨,早已结束了。如果都尉大人要对付赵宁,我帮不上什么忙。当然,我也绝对不会做对都尉大人不利的事。希望都尉大人能体谅下官的难处。”

    说完,吴绍郴连干三杯酒,以示请罪。

    他态度同样坚决。

    石珫面色数变,末了冷哼一声,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空荡荡的雅间里,吴绍郴面色如常。

    石珫只是想用他当刀子而已,他怎么会不知道?拒绝了石珫,可能在都尉府彻底待不下去,但也比继续跟赵宁做对强,大不了换个衙门混就是。

    在吴绍郴的评判中,赵宁比石珫要可怕得多。一个十六岁的御气境后期意味着什么,没人不清楚。

    这也是吴氏家族的意思——前两日,族内因为知道吴绍郴跟赵宁的事,特意派人来跟他说过,要他不要再跟赵宁起冲突,能忍则忍,能退则退,实在不能,就离开都尉府。

    因为赵氏扳倒刘氏和赵玄极表现出来的反攻门第的势头,吴氏已经在寻找跟赵氏和解的可能。至少,暂时不会再跟赵氏做对。

    跟石氏不同,吴氏如今只有伯爵之位了,再行差踏错一步,就有可能彻底衰落,容不得家族不谨慎。

    吴绍郴一口气喝干了酒壶。

    “赵宁……”

    还未到及冠之龄的吴绍郴,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心里升起一股滔天之火,那是屈辱,是不服,是知耻而后勇的斗志!

    “你是人杰,我吴绍郴也不是饭桶!总有一天,我会以一个强者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

    他还年轻,他血气方刚,他满含斗志,他认为自己的人生还有大把机会,奋发图强正当其时。

    石珫走出酒楼大门,在石阶上停了停脚步,抬头仰望星海,早就过了而立之年,已经不再年轻的他,不无失落的喟叹一声,生出一股无力感。

    他暗暗想道“罢了。连吴绍郴这小子,都知道跟赵宁做对不明智,我又何必强求?今天本就是最后尝试一下。

    “左右我仍是都尉府都尉,纵然在都尉府里不再威望无两,到了外面还是受人敬畏、威风八面。他日赵宁真的成了都尉府主官,我必然是因公升迁,并不损失什么……随他去吧。”

    他是一个天赋不强不弱的人,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年纪,处在一个不高不低的位置。

    他已经懂得很多官场手腕、权力斗争的门道,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把这些“智慧”奉若圭臬,期望着靠这些让人生更上层楼,却因为各种见识、手段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并不能达成自己的期望,往往还被更狡猾的老狐狸拿捏在掌心,动弹不得。

    在这样的处境里,权衡利弊、见风使舵的小聪明,已经代替了勇往无前的冲劲。某天,在逆流不得进的失落中回首时,这才蓦然发现,自己早就失去了乘风破浪的能力。

    最终,人生只剩了那句“得过且过吧。”

    ……

    厨房的小桌子前,埋头大嚼的赵宁吃得恶行恶相,嘴角不知沾了多少饭粒,也没个空闲去擦,或许他本就是故意的,让嘴角为自己分担一部分压力,哪怕只是几粒米。

    若是魏无羡坐在赵宁对面,一定会觉得自己在照镜子,赵宁此时的吃相跟他实在是太像了。

    只不过此时赵宁面对的是赵七月,所以情况就不一样,笑意盈盈的大姐头,明显是一副我很骄傲但我不说的模样。

    “说起来也是有点奇怪,自打从代州回来,我的厨艺就突飞猛进,也不知是咋回事。我在代州也没遇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嘛……”

    赵七月双手撑着小巧圆润的下巴,眨巴着疑惑的大眼睛,跟吃得没空说话的赵宁扯闲篇,“倒是你在代州变得奇怪了些,大热天的顶着烈日给我烤羊,第一次做,竟然就做成了美味,真是不可思议。”

    她现在的模样很小女人,摆着最放松的姿势,说着最没意思的闲话,完全不见了一惯刻意维持的长姐威仪。

    这也是这几个月渐渐发生的变化,赵宁每做成一件大事,每突破一个境界,她的言行举止就轻松一分。

    到了现在,大概是觉得赵宁已经完全成长,无需自己再以长姐的身份约束什么了,也就放飞了自我,怎么舒坦怎么来。

    好歹是吃完了赵七月练手做出来的新菜式,咽下最后一口饭菜的时候,赵宁给了自己胸口两拳,这才抑制住胃里的异样冲动。

    长长舒了口气,赵宁油然而生一股骄傲之情,觉得自己又打赢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实在是非常了不起。

    “也不是第一次。其实在那之前,我在外面偷偷练过好几回,要不是确认已经拿的出手了,怎么敢做给你吃?”赵宁半解释半说笑的道。

    言及此处,他忽然心头一动,转头向灶台一角看去,果不其然,彼处的残水桶附近,有各种食材边角,伸了伸脖子,还看到里面有不少菜渣。

    他是没因为要给赵七月做烤羊而专门练习过,但赵七月在平日里,在类似今天这样的夜晚,却不知研究、练习了多少次菜式。

    最近,赵七月往都尉府送午饭愈发频繁了,已经由之前的好几天一次,变成了两天一次。

    赵七月听到赵宁的话,信以为真,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明显流露出浓浓的笑意。

    赵宁将心头翻涌的热流勉强压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左右看了看,“今天这道菜,姜丝配土豆丝,很别致啊……怎么想到的?”

    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难吃到不可思议的一道菜,姜丝把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但他偏偏还没法把姜丝挑出来,土豆丝无论颜色还是大小,都跟姜丝太像了,几乎分辨不出,绝对是吃一次就能让他因为恐惧,而难忘一辈子的极品菜式。

    “看生姜和土豆颜色差不多,就试了试……”

    赵七月开始轻车熟路的收拾盘子,闻言抬起眼帘看了赵宁一眼,“既然你这么喜欢,明天就再做一盘,给你送都尉府去。”

    赵宁“……”

    电光火石间,他已经下定决心,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魏无羡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