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第二卷 一灯黑夜行 章一四八 抓获(2)
    萧燕在派出麾下修行者行动后,没有忘记安排人手远远跟随。

    这不是防备忽尔巴等人叛变,而是为了以防万一。在对方行动失利,连逃走都来不及,无法报信的情况下,她能及时知道任务情况。

    在燕平城潜伏,由不得她不谨慎。

    因为这样的安排,萧燕对发生在城中各处的异变,在第一时间就做到了了如指掌。但也正是因为了如指掌,她经受了近乎五雷轰顶的打击。

    时辰一到,进攻一品楼各个堂口的行动,在同一时间遭受了迎头痛击。

    有的是攻入一品楼堂口后,就被里面的一品楼修行者,跟从附近民房里冲出来的大批高手内外夹击。

    有的是刚从藏身的民房里出来,还没冲到大街上,就被四面合围,望不到尽头的修行者潮水般淹没了他们。

    京兆府的衙役,则还没进入战斗区域,就被都尉府高手带着将门强者拦截,而后一队队府兵赶到,将他们完全控制起来。

    今晚的行动队伍有二三十个,在得到第五个任务失利的消息后,萧燕在白眉黑眉两位老者的保护下,迅速进入了地道躲藏。

    站在那副刻画着大齐半壁江山,燕平城显得尤其大的壁画前,随着一个个消息传回,萧燕的脸色越来越差。

    在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里,失败的消息接憧而至不说,她麾下的各个据点,包括各种商铺、酒楼、民宅,大部分都遭到了袭击。

    因为各个据点的精锐人手,都参与了今晚针对一品楼的行动,所以内部防御空虚,但却有北胡细作留守。

    袭击者人数众多,实力强大,兀一进攻,便将各个据点连根拔起,将里面的细作当场抓获。一些北胡细作见势不妙,为免被抓捕、刑讯,选择当场自杀。

    更多细作或者因为来不及,或者因为一时犹豫,而被当场擒拿,让都尉府的府兵押回了巡城都尉府。

    萧燕望着眼前这副巨大壁画上的一颗颗玛瑙石、鹅暖石,心痛如绞。

    没了,全都没了。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在今日彻底毁于一旦!她在大齐开辟出的乾坤天地,在这个仲春的夜晚,如蒲公英一样飘散无踪。

    眼前这副图,再也没有意义。

    萧燕气息大乱,面色阵青阵白,嘴角很快有血迹溢出。

    她不甘。

    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败,为何会败得这样彻底,她痛苦不堪。

    进攻一品楼各个堂口的行动失败,说明对方早早察觉了她的意图,这才能在附近的民房里,早早埋伏许多高手强者。

    他们的行踪,早就被对方所掌控。

    这几乎不可能。

    萧燕自忖自己的属下,都是精锐,之前一品楼的眼线,都被她的人发现了,还反过来追踪到了一品楼的各个堂口,为何现在会弄成这样?

    各个据点被一锅端,则说明对方像她的人跟踪一品楼的眼线一样,反过来隐蔽跟踪了她的人,这才导致她的势力完全被对方掌控。

    她现在甚至怀疑,一品楼的人之所以暴露,完全是对方有意为!只有她的人开始跟踪对方,去探查一个个一品楼堂口,才会从黑暗里走到街道上。

    惟其如此,对方才能反过来追踪她的人,弄清她的一个个据点!

    但这需要很多精锐探子。

    燕平城里没有这么多精锐探子,无论是都尉府还是京兆府,他们的捕快在萧燕眼中,只是一群养尊处优的废物,就算有几个精干的,也能力有限。

    只有一个地方,能有这么多这样的斥候。

    军营。

    还得是边军军营。

    已经百年没有大战事的大齐,中央禁军同样养尊处优,不会有这么强的斥候。

    只有驻扎边境的军队,才有这样的精锐。

    蓟州山海关、代州雁门关、陇右玉门关

    从这些边军里,调集大量精锐斥候入京城,非得大都督府直接下令不可。大都督府为何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除非赵玄极一早就知道,燕平城里,有许多北胡细作。

    也就是说,赵玄极对她萧燕在大齐的行为,很可能早就一清二楚。

    这是最让萧燕胆战心惊的。

    赵玄极怎么会知道她的势力的存在?

    她是怎么暴露的?

    萧燕苦思冥想,得不到答案。

    当日代州事败,她也是这般没有头绪。

    不仅如此,今夜的行动,需要多个将门将族中精锐高手尽数派出。这些将门,之前因为在文武之争失利,对赵玄极多有不满,不应该这样配合。

    但今夜,他们却听从赵玄极调动。

    萧燕知道,如果没有刘氏被赵氏斗倒的事,就不会有今晚这样的局面。

    不仅如此。

    今日,是门第联合对付赵氏的日子,门第的注意力,都在赵氏身上。赵氏没有太多族人参与今夜行动,也就让门第没有过多留意。

    所以虽然门第高手众多,却对萧燕无用。唯一参与行动的庞氏,还只是派出了有限的力量。

    所以今夜之战,自己从一开始就败了!陡然意识到这一点,萧燕恐惧得双手发抖。

    从代州失利到今夜大败,她此刻终于感觉到了,有一个巨大的黑手,隐藏在重重帷幕后,一直在操控着这一切,一步步将她拖进深渊!

    这个人,洞察一切,对她的存在,对她的势力,早就有充分认知!

    这个人是谁?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

    他凭什么能对她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萧燕百思不得其解。

    她在大齐潜伏这么多年,借着大齐内斗的机会,一向顺风顺水,而现在,她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在某个人的视线中,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像是耍猴一样。

    她的自信轰然崩塌。

    她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沮丧、颓唐。

    这让她痛不欲生。

    “走!立即撤出燕平城!”萧燕抹去嘴角的血迹,从牙缝里蹦出这句命令。她不得不走,如果她也被抓住,就只会万劫不复。

    在离开之前,萧燕最后看了一眼壁画,便让白眉老者出手将其毁去。

    三人在烟尘中深入地道时,倒塌的壁画化作了一片废墟。这不只是一幅图的毁灭,也昭示着萧燕在燕平城戮力多年的心血成果,就此烟消云散。

    地道岔口很多,各自通往不同的地方,更多的则是死胡同,用以混淆视听。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就有很多将门修行者追到了这里,他们在倒塌的壁画前短暂停留时,还有更多修行者,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不同的通道进入这里。

    有的是从飞雪楼追进来的,有的则不是。

    今晚,萧燕本身就没在飞雪楼。

    大行动开始之时,为策万全,萧燕通常都会离开平日呆的地方。所以将门修行者虽然第一时间进攻了飞雪楼,但却没有抓到萧燕。

    “分头追!”领头的魏氏修行者一挥手,让源源不断的修行者们,进入了不同的地道。

    半炷香的功夫后,一座偏僻的普通宅院里,床榻被掀开,白眉老者率先飞出,在探知院子没有异常后,将萧燕迎了出来。

    “殿下稍后,属下去外面看看。”黑眉老者率先出门。

    这座宅院没别的优点,就是相对靠近城墙,为的是方便逃脱。

    能够容纳百万人的燕平城很大,城墙周长数十里,眼下又不是战时,城墙上没有密布守城将士,他们要跃出城去并不难。

    但黑眉老者很快就折返回来,面色也变得极为低沉,对等在正厅里的萧燕道;

    “殿下,城墙被封锁了,精锐修行者不断来回巡查不说,还有数名王极境修行者的气息,隐隐从各处散发出来!

    “如果我们这时强行跃出城墙,必定会被察觉,那些王极境一旦开始追杀,我们根本逃不远!”骤遭巨变,萧燕初时心如死灰,几乎想要自杀谢罪,但一路赶到这里,她的心境已经平复不少,眼下还能稳得住。

    她道“王极境修行者,不可能一直监察四方,我们在这里躲一段时间,等到风头过了,再想办法出城。”

    可惜的是,地道不能直通城外。这不是萧燕没人手把地道挖到城外,而是根本没办法做到这点。

    且不说地道挖得太长了,土石不好处理,容易引来巡城都尉府和京兆府的查探,就说燕平城驻军对城防的监控,也是分外严密。

    如果民间势力,随随便便就能把地道挖过城墙,自由地沟通城内外,那燕平城跟不设防有什么区别?

    所以萧燕的地道,只能让她暂时离开原来的危险地带,并不能让她借此出城。要离开燕平城,她还需要其它办法。

    但她明显没有这个时间了。

    一个多时辰后,外出探查情况的白眉老者回报,燕平城已经成了一锅沸水,数不清禁军将士从各个城门进了城,配合都尉府府兵,开始地毯式搜查燕平城!

    “殿下,看来我们被抓的人,已经有不少经受不住刑讯,被坐实了身!南朝皇帝知道了我们的存在,这才会下令,让禁军进城,配合都尉府搜查我们!”

    白眉老者忧心忡忡,“这个坊区已经被禁军将士封锁,他们马上就会挨家挨户的搜查,不用多久就会查到这里来,我们必须离开,另找安全之处了!”

    萧燕面沉如水。

    她有着出色的乔装技艺,完全可以“改头换面”,如果是白天,要借此混出城都不难,守城将士拿着她的画像都没用。

    眼下,就算是面对禁军,他们也能装得跟普通齐人无异。

    但问题在于,他们无论怎么乔装,都是三个陌生面孔。

    他们最大的问题是,街坊邻居并不认识他们!

    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的身份、经历。

    他们是三个凭空冒出来的人,没有根脚,当然无法取信禁军!

    如果是寻常时候,这或许不是太大的问题,但今晚是什么情况?皇帝连禁军都调进了城,这就是奔着她来的!怕是连可疑的乞丐,禁军都会先抓了再说。

    “不管我们去哪里,只怕都会被禁军辨认,还是无法瞒天过海!”黑眉老者脸色也非常难看。

    说到底,这里是大齐都城,他们只是细作,现在相当于是跟整个大齐为敌,实力相差太悬殊,受到的限制太大了。

    而且,来搜查的还没有京兆府衙役,他们根本不会碰到被他们收买的官员,没人能够帮助他们。

    “殿下,我们能不能去那些,被我们收买的官员家里躲避?”白眉老者给出建议。

    面色灰败的萧燕坐倒在椅子上,摇摇头,“寒门官员势力太弱,若是禁军没搜到我们,只怕他们的家宅也会被查。

    “门第官员,我们现在收买得最有效果的,也就是庞氏。可他们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我们去庞氏大宅无异于自寻死路。”

    其他的门第族人,萧燕不是没有能够控制的,但没一个地位能跟庞琦相比,且对方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如果今晚过去躲藏,对方察觉到他们是胡人,会怎么选择很难说。

    “那我们岂不是无处可去了?”白眉老者不由得面露绝望之色。

    萧燕沉思片刻,忽的眼前一亮,“不,我们还有一个人可以用。她能带我进入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就算到最后禁军都没搜到我们,也不可能挖地三尺去搜查那座宅院。只要有那个人掩护,我们绝对可以安安稳稳撑到风声结束!”

    听到这话,白眉、黑眉两位老者,都同时想到了那个人、那个地方,他俩都是精神一振。

    “去最接近宰相府的紧急联络据点,给小蝶发信号,让她来接应我们!”萧燕下了决断。

    这是她最好的选择,最后的希望了,她现在也没有犹豫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