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章一七二 优越感
    草原四大王庭,天元部位置最北,女真部在最东边,契丹部相对居中,达旦部靠西南。大体分布是这样,各部边边角角多有延长,犬牙交错。

    简而言之,达旦部跟天元部并不接壤,契丹部跟雁门关、山海关都很近。

    三年前的那达慕大会后,天元可汗就实际控制了女真、契丹两部,而且是以十分隐晦的方式。因为动静小,后续处置得当,大齐都没有察觉。

    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根本不应该能瞒得住人,就算天元王庭一时控制住了消息,时间一长,各部落间的人来往、相处之时,总会露出破绽。

    但达旦可汗的神情告诉赵宁,他对这事的确毫不知情。

    能做到这一点,天元可汗的手段毋庸置疑。这已经不是阴谋算计能够形容的,唯有雄才大略四个字,能够评判他的才能。

    问题在于,此时此刻,达旦可汗不仅对草原的变化不知情,而且认为赵宁在危言耸听。

    他脸上的和蔼友好之色正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上位者的威严,与对说谎者的厌弃,他的声音渐渐覆上寒意

    “赵将军,本汗敬重大齐,敬重雁门军,所以也敬重你。达旦部虽然富庶不比中原,牧民也没有齐人的才学,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被人愚弄!

    “赵将军一个劲渲染天元王庭的威胁,表现达旦部已经处于危机中,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把达旦部当刀子使,让我们去对付天元王庭,大齐隔岸观火?

    “赵将军若是还想说这些,本汗恕不奉陪!”

    说完这些,达旦可汗闭上了眼。

    态度强硬、顽固。

    目光短浅、自以为是的愚蠢之辈,总是格外顽固。

    站在达旦可汗的立场上,他任何事都从自身部族利益出发,这并没有什么错,对大齐这种强邦有戒备之心,更是理所当然。

    达旦可汗有这样的表现,赵宁并不意外。

    但看不清草原眼下的局势,对草原上的其它王庭与对手没有充分了解,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一无所知,就显得太过愚蠢。

    从进帐,看到对方第一眼起,赵宁就已经对他的智慧心性不抱任何期望。

    一个沉迷于富贵温柔乡,没有任何追求可言,连自己的仪容都已经完全不在意的君王,不值得赵宁心怀期待。

    要不是达旦部不堪,跟天元王庭相差甚远,前世也不会几个月就被灭了。

    但刚刚这些话,赵宁必须要说。

    不仅是因为他需要达旦部的军队,更要看看这座王帐里,还有没有明白人。

    如果有,那自然再好不过。

    所有人都以为草原之战一旦爆发,大齐王师就会大举北伐,并轻而易举灭了天元王庭。只有赵宁知道,这两种情况都不会发生。

    他需要达旦部的军队。

    但如果没有,赵宁也没有白跑这一趟。

    既然达旦部的军队,大概率会被天元王庭的大军,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一击而溃,那赵宁的选择也只有一个。

    顺势而为。

    让达旦部的军队灭的有意义,对他有用。

    无论如何,他都要确定,达旦王庭的军队,能不能成为他的臂助。确定了这一点,他才能针对性的调整雁门军的战略战术部署。

    这个王帐里有明白人吗?

    “赵将军莫要气恼,你初来达旦部,有些情况未必知晓。”

    达旦太子这时候不无歉意的开口,上来打圆场,“达旦部历史悠久,千年以来都是草原上的大部族,底蕴深厚,强者如云。

    “而那天元部,前面一百年都只是连生存都很艰难的小部落,最近一二十年才刚刚崛起而已,不是我们夜郎自大,委实是他们没法跟我们相提并论。

    “就算天元部跟契丹、女真两部成了盟友,也没有力量敢对我们动手动脚,否则就是自取灭亡!这个道理,天元可汗必然是明白的。

    “所以,还请赵将军不必为达旦部担心。”

    他这话说得底气十足。

    赵宁读懂了他的态度。

    他们根本瞧不起天元部。就像千年世家看待一个乡野暴发户一样,有发自内心的优越感。

    据赵宁所知,达旦部数百年前就是大部族,在草原上一直颇有名气,但并非顶尖存在。

    百余年前,赵氏先祖领兵征伐草原,灭了当时一统草原的突厥王庭,达旦部这才在战后渐渐变得空前强盛,先于契丹、女真两部建立了自己的王庭。

    本朝以来,在天元王庭出现之前,达旦部一直是草原上最强大的存在。

    现如今,达旦王庭控弦之士超过二十万,拥有王极境修行者五人,其中还有一名是王极境中期。

    纸面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抛开天元王庭隐藏的实力不说,也确实是草原各大部族最强。

    三年前,天元可汗举行盛大的那达慕大会,邀请各大王庭去做客。女真、契丹两部可汗都去了。

    只有达旦可汗因为瞧不起天元可汗,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不认为对方有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这才懒得过去。

    优越感是人的刚需。大家都需要自认为了不起,至少是在某方面高人一等。而表现自我优越感的最常用方式,就是贬低、蔑视别人。

    作为草原上的老牌“贵族”,达旦部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格外明显。

    所以优越感往往跟骄傲自大联系在一起。在聪明睿智的旁观者看来,这就是蠢。

    赵宁就觉得达旦部这些人愚不可及。

    但他总算是能理解对方一些了。

    达旦太子见赵宁面容稍有缓和,心情立即放松了不少。他不想开罪赵宁这个大齐第一世家的家主继承人,雁门关未来的守关主将。

    达旦可汗毕竟是一部之主,威严不可触犯,必须要表现得强硬些,他只是太子,没那么多权威需要照顾,正好唱个红脸,跟赵宁搞好关系。

    “赵将军,你这回能亲自过来,达旦部蓬荜生辉,王庭上下都欢迎之至。宴席已经准备好,正等着为赵将军接风洗尘,咱们先过去松快一阵如何?”

    太子笑得很亲切随和。

    此行虽然带着不小的目的,但赵宁也没有太过着急,见眼下跟达旦可汗谈不拢,也正好借宴会之机,看看达旦部的其他权贵里,有没有可以用的人。

    无论怎么说,达旦王庭实力不弱,能借助还是要争取借助。以他们的灭亡换得雁门军侧击天元大军的战机,并不是那么划算。

    一直在旁边没插话,眼珠子却滴溜溜一直转个不停的公主,见赵宁同意先去宴饮,便高兴地在前引路。

    达旦可汗虽然不至于亲自招待赵宁,但也缓和了神色,预祝赵宁玩得愉快。

    从王帐出来,没过多久,天便黑了,因为酒水食物都已经准备好,晚宴旋即开始。

    草原上的宴席跟中原自然不同,这里的人性子比较奔放狂野,不那么喜欢拘束,所以宴饮是露天的,巨大的几堆篝火前,很快就有很多人载歌载舞。

    虽然是王庭招待赵宁的宴席,真正参与进来的,却不止是王庭权贵。普通牧民也闻讯而至,一起欢歌燕舞,虽然只能在外围狂欢,但也唱跳得十分尽兴。

    显然,对他们而言,这样大的盛会难得一见,而且一出现就可以全民热闹,因为没太严的等级规则,遇到了就不容错过。

    在民俗上,大体类似于大齐上元节的景象。

    在大帐前延伸出的木石平台上,是赵宁、杨佳妮、赵逊等人,与达旦太子、达旦公主等人的席位。跟大齐差不多的一人一案,有年轻佳丽在旁服侍。

    因为位置比较高,赵宁可以看见一堆堆大大小小的篝火前,那些热情澎湃、活力四射的牧民,不分男女老幼,都乐在其中。

    相较于中原的规矩森严、秩序井然,这样的场面让赵宁再清楚不过的感受到了两个字自由。

    诚然,胡人比较野,文明程度比较低,但也正因如此,他们拥有更多自由。

    在大齐,长久大一统的社会结构,朝廷、官府无上的权威,首先注重的就是统治秩序,带来的是各种条条框框,营造的是等级分明的世界。

    在一些年轻男女,大胆的邀请赵宁下场,跟他们一起跳那种彼此挽着胳膊,节奏简单但热情单纯的踢腿舞后,婉拒了这个要求的赵宁若有所思。

    席间,达旦太子跟公主频频向赵宁敬酒,不时跟他请教一些大齐诗词文章、琴棋书画之类的高雅事。

    尤其是那位活泼美丽的公主,问题就没停过,就差没邀请赵宁去她帐篷,跟她秉烛夜谈了。

    但真正吸引了赵宁注意力的,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青人。

    他跟赵宁对饮的时候,没有询问什么风雅事,而是跟赵宁谈论草原形势、两国邦交、大齐军政,虽然赵宁未必都说,但他却时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位名叫巴图的年青人,也是达旦可汗的儿子,颇受达旦可汗喜爱,封浑邪王,有自己的领地兵马。

    赵宁发现,巴图跟达旦太子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多么好。

    宴饮结束,已经是三更过后的事了,赵宁回到王庭给他安排的大帐篷,洗漱了一番。他没有立刻去休息,而是捧了一本自己带的兵书在看。

    他在等一个人。

    这个人,对他在达旦王庭接下来的行动很有用。

    甚至可以说关键。

    不到半个时辰,对方来了。

    是个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