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玄幻小说 > 第一氏族 > 章一八四 协议
    夜色沉寂如水。

    在第三次被赵宁从帐篷里赶出来后,达旦公主塔娜,无限恼恨的跺了跺脚,终于是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使命,三步一回瞪的离开了这里。

    赵宁的帐篷跟王帐比起来,当然小了很多,这就导致塔娜带来的礼物,几乎堆满了帐篷,让他连个伸展拳脚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不是见钱眼开的脾性,但在这么多财物面前,赵宁还是露出了由衷的笑容。有了这些收入,他就能尝试再召集一个御气境千人队。

    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处。

    在战争已经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为了消除他心中的怨气,达到交好他这个关键人物的目的,达旦可汗不仅送来了财物,还打算让塔娜相陪,可谓是下了血本。

    通俗意义上说,一个受宠的王庭公主,价值绝对不低给这些财物多少,但在赵宁眼中,塔娜既然不能用来换钱,那眼下就毫无用处。

    他倒不是什么道德高士,这些年青楼没少去,家里也有通房丫鬟,坐怀不乱不属于血气方刚的少年人。能做柳下惠,要么是自己不行要么是女人太丑。

    但是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跟一个异族公主厮混、缠绵,赵宁还真做不出来。

    收了人家的丰厚礼物,赵宁却没有半点儿拿人手短的觉悟,到了第二日,虽然没有立即南归雁门关,但在达旦太子面前,仍旧是一个承诺都没有。

    人不狠站不稳,经历过前世十年国战的赵宁,可不是什么温润君子,好处拿了,架子却一直端着。

    无论达旦太子表现得多么着急,言辞多么恳切,在一旁瞪着他的塔娜,一双水亮的大眼睛是如何楚楚动人,目光是如何委屈可怜又饱含羞愤,他就是死活不松口。

    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熬达旦王庭的性子,方便接下来雁门军出动后,能在战争联盟中处于主导位置。

    达旦王庭这群人,没什么脑子还自视甚高,傲慢而固执的瞧不起天元部族,赵宁没办法现在就扭转他们的偏见,却必须为接下来的战局着想。

    无论如何,雁门军主帅,也必须是联军主帅。

    只有达旦军无条件听从他们的指挥调动,并且将军令执行得不打折扣,战局才能向着胜利的方向发展。

    雁门军才不用为了给猪一样的友军救火、擦屁股,而自己行动失据,蒙受损失。

    就这样,三日过去了。

    这三日里,无论达旦太子欲哭无泪的眼神多么幽怨,无论浑邪王巴图三番五次来找他时,急得多么像是被烧着了尾巴的猴子,无论每天晚上有多少窈窕的身影、水灵的女子试图钻进他的帐篷,赵宁始终无动于衷。

    在达旦可汗都忍不住,再次设下规模隆重的宴席招待他时,赵宁这才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毕竟过犹不及,他也需要见好就收。

    “天元部、契丹部狼子野心,以下犯上不说,还阴谋祸乱草原,令生民涂炭,此等险恶行径,为大义所不容。

    “我大齐乃天朝上国,不仅是礼仪之邦,教化万民,更有赫赫武功,威震四方,岂能容忍此等宵小之辈,将黎民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达旦可汗开口询问雁门军的打算后,赵宁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大义凛然的开口“可汗放心便是,只要你部军队听从调遣,我雁门军自会全力相助。

    “在这个天下,谁兴谁亡,是我大齐说了算。区区天元、契丹两部,何足道哉?”

    他说这番话时,没有格外加重语气。

    但就是因为语调平静淡然,所以显得理所应当,配合他睥睨的眼神,嘴角那抹微微勾起的不屑,就更有真理般不容置疑的意味。

    就好像一个壮汉在说,自己能随手碾死一只蚂蚁。

    没有人会质疑。

    达旦可汗、太子、浑邪王等人,无不为赵宁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霸气所动容。得到了赵宁的承诺,他们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俱都大松了一口气。

    在他们心中,大齐还是强横无匹的,没有办不到的事,天下也无人能够抗衡。只要大齐雁门军愿意帮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用担心契丹、天元两部。

    达旦可汗反应快,摸着肥硕的下巴沉吟道“我部军队,要听从大齐主帅调遣?”

    赵宁瞥了他一眼,没有表现出多大情绪,但谁都能看出他不乐意、不开心了

    “可汗觉得我大齐的沙场名将,没有能力指挥这场战争?会让战争失败,令达旦部蒙受诸多损失?”

    达旦可汗无法反驳。

    难道他能说自己正有这个担心?

    要是雁门军不来相助了怎么办?

    以赵宁这些天表现出的勉强态度,那并非没有可能。

    “本汗的意思是,大家有什么事可以商量着来”

    “沙场对决,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岂能没有唯一统帅?”赵宁满面肃容,“可汗统筹一方,岂能不知号令只能出自一人的道理?”

    他这番话说得郑重,没有任何高高在上的意思。说到底,他现在毕竟官位小,不能在一个王庭可汗面前,太过拿捏姿态,这会让对方下不来台,恼羞成怒。

    达旦可汗点点头。

    “可汗放心,我大齐主帅绝不会厚此薄彼,到了战场上,也不会把达旦军当刀子使,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看戏。

    “我部军需,雁门军也会自己解决,达旦部只需要出部分军粮即可。说到底,战争需要的同心协力,要是达旦军不服,那只会让我们内部生乱。”

    赵宁知道达旦可汗在担心什么,便补充了一句。

    达旦可汗露出了笑容。

    赵宁把话说得如此直白,足以体现诚意。他就是害怕在战争中,大齐主帅掌握兵权后,让达旦军去险地送死,以达到削弱达旦部的目的。

    在国家层面考虑,邻国是越弱越好,对大齐而言,草原没有可以建立王庭的大部族,那肯定是最理想的。

    “赵将军多虑了,本汗绝对相信大齐的公正,相信雁门军的仁义。”

    达旦可汗笑容可掬,“雁门军出关相助我们,我们自然要有该有的态度,军粮就全部由我们好了,至于军械我部军械,只怕雁门军也看不上。”

    后面那句话倒是实话,比军备,资源匮乏的草原,是无法跟大齐相提并论的。

    “可汗过谦了。”赵宁笑着举杯相敬。

    达成了协议,后面自然是宾主尽欢。

    翌日,一支出关巡视草原的轻骑,因为距离不远,又接到了传讯,及时赶到了达旦王庭。

    赵宁也不耽搁,在对方的护卫下立即南归。跟他同行的,还有浑邪王巴图带领的使者队伍。

    双方需要沟通,很多事情都得协调,达旦王庭必须要一个够分量的人出面。

    本来达旦太子是最好人选,他也有意跟着赵宁去雁门关,以便在这场战争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反正南下又不像东行去契丹部,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达旦可汗最终选择了巴图,这让达旦太子暗地里颇为不快。

    赵逊、杨佳妮等人,带着乙字营已经先一步回了雁门关。

    赵宁归来的时候,因为有达旦使者在场的原因,他们并未露面,但从赵北望挑动的赞赏眉毛中,赵宁便知道这件事没发生什么意外。

    在帅府,浑邪王巴图跟赵北望先交谈了公事。

    在对方主动说出,此次战争达旦军悉数听从齐军主帅调遣,并且达旦部会全部军粮时,赵北望夫妇相视一眼,多少有些意外。

    旋即,他们一起把灼人的目光投向了赵宁。

    不同的是,赵北望一副虎父无犬子的傲然之色,在表示对赵宁的欣赏时,自己也洋洋自得,好像自己才是最该受到赞扬的头号功臣。

    王柔花温柔的目光里则是饱含怜惜,细看之下隐约还有泪花闪动,好似看到了,赵宁在达成这些成绩时的各种艰辛不易、殚精竭虑。

    她没有多说什么,留着赵北望、赵宁、巴图等人继续谈论公事,自己快步去了厨房。

    赵北望当然是想跟赵宁多聊聊他的北行之旅的,也乐得在异族面前夸耀雁门军和大齐的实力,但在王柔花做完丰盛的晚饭后,他就不得不停下。

    巴图作为达旦部使者,达旦可汗之子,浑邪王,地位不一般,来了雁门关,赵北望怎么都需要设宴款待。这当然是公宴,不会是家宴。

    所以赵北望虽然嗅到了饭菜香味,垂涎欲滴食指大动,但还是被王柔花毫不留情的赶了出去,只留下赵宁享受她精心烹制的美味。

    坐上桌,看着面前十来个碗碟,尤其是当中的两鼎羊肉,赵宁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他就算是有三个胃,也不可能吃得完这么多。

    但王柔花却不这样觉得,看她的样子,似乎还嫌自己做得不够。好像她没把自己平生会的拿手好菜,都在此时做给儿子吃,就觉得很是不得劲。

    就在赵宁拿起筷子,理所应当的准备开吃的时候,王柔花却拦住了他,“人还没到齐呢,猴急什么。”

    赵宁一怔。以他对王柔花的了解,这种时候,就没什么是比他立即埋头大嚼更重要的。再说,这家宴除了他跟王柔花,还有谁会来?

    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

    对方已经进了门。